分享

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第六節

第六節【照顧者】

光寺直到月亮掛在最高處時才回到家,心懷愧疚的買了一些黃金糖要給瑪娜,那個大半夜被他敲門敲醒的糖果店老闆顯得很不開心。
不過他不在意。
仔細想來,自己還沒給瑪娜買過糖,她肯定會喜歡的。
他脫下靴子,瑪娜沒來迎接他,或許是太累所以先睡了吧?
但走進主臥房後沒見到瑪娜的他有些困惑。
躺在床上的是安東尼奧,戴著髮捲睡得香甜,臉上貼著的……是光寺的枕頭。在搶過枕頭,並用安東尼奧自己的枕頭把床上的人砸醒以後,他走向隔壁房間。
一進門,他就看見亞倫坐在床上,輕拍著瑪娜的背,孩子則趴在他懷裡睡著,身上裹著毛毯。
「你在幹什麼?」
亞倫沒說話,皺著眉頭比了個安靜的手勢。
緩緩的將小女孩放入被窩,他輕手輕腳的下床,走出房間。
「難道您的師父沒教過您,半夜說話要小聲?」
「你爸媽肯定也沒教過你什麼叫對長輩說話的禮貌。」光寺豪不客氣的回嘴,他討厭這傢伙低頭看他的眼神,他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才這麼高?
「瑪娜差點死掉。」亞倫的眼神很冰冷。
「什麼?」
「魔法師說是淋了太多雨,以及神經緊繃跟過度勞累導致的失溫。」
「失溫到差點死掉嗎?」
光寺黑色斗篷上的雨水滑落,他的表情愚蠢到讓亞倫有點火大。
「小孩子是很敏感的,請不要再動不動就消失了,要是我再晚一點起床,您今天就等著撿她的靈魂石。」
光寺沒有說話,被後輩訓話很讓人不爽,但瑪娜的狀況更讓他震驚,只能緊緊攢著手裡的黃金糖。
原本還閃閃發亮的糖果已經黯淡了下來,潮濕與寒冷讓光芒消失的特別快速。
一個晚上之內發生了什麼?他所說他再晚一點起床瑪娜就會死?也就是說瑪娜從昨天就出狀況了?那自己怎麼會……
「光……寺?」
房內的瑪娜聽見了光寺的聲音猛然驚醒,雀躍地跳下床,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。
「對不起,今天沒有跟你一起去工作。」她抬頭看著光寺,臉上閃著欣喜,但又有點害怕,不顧光寺還溼答答的,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。
「不要對不起,我回來了。」光寺蹲下身子,摸了摸瑪娜的頭。
恍惚間,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,他也老是站在樹屋門口張望師父什麼時候回來,而師父回來後,會給他做一鍋他最喜歡的蘑菇湯,裡面有洋蔥,跟……跟什麼?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,他怎麼做,都做不出那種味道。
師父……不,向陽,她直到消失的那天都沒告訴過自己秘方,或許她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吧。
先前那三天的忽然離去,也是因為有疑似向陽的消息,讓他不管不顧的直奔雨林的另一頭──雖然什麼也沒找到。
「光寺,你怎麼了?很累嗎?」
發現光寺緊蹙的眉頭,瑪娜憂心忡忡的小手撫上了他的臉,這才把光寺從失神中打醒。
「沒有……」竟然讓孩子擔心了,真是丟臉。捫心自問,自己確實忽略了這個孩子,他遞出了手上的糖罐子「這是給妳買的,對不起。」
「嗯?光寺為什麼要道歉?」
「……因為糖果已經變暗了,下次我帶妳去買,金閃閃的糖果。」
「不用了,現在這個,我就很喜歡!」瑪娜接過了糖罐子,緊緊摟在懷裡,接著看到了光寺微濕的斗篷。
「光寺要不要先去洗澡?會不會很冷?」
「不會。」他頓了頓,看見瑪娜的睡衣沾上了自己衣褲上的泥水「不過我們一起洗吧,妳也弄髒了。」
「好!」瑪娜興奮的拉住光寺的手,兩人走向隔壁房間。
好一幅父慈子孝的溫馨場面。
亞倫深綠的眼睛映照著這一切,同時卻覺得有些不痛快,他無從分辨這是什麼感情,是因為看到孩子輕易原諒了失職的父母而產生的心痛?還是是因為他整整照顧了瑪娜一天,她卻開口閉口都是光寺,甚至連笑都沒笑一下?
他走向床鋪,把瑪娜的被子及毯子搬到光寺的床上,再拎著一個深紫色、帶著金色流蘇的方形枕頭走了回來──那是師父隨身帶著的枕頭,只要沒有這顆枕頭他就睡不著,不過光寺前輩的枕頭似乎可以取代這個枕頭。
光寺,又是光寺。
「這是吃醋了?」被打醒以後,一直站在走廊的安東尼奧像是看了場好戲一樣,把頭湊到亞倫跟前。
「有什麼好吃醋的?那可是她爸爸。」
亞倫把枕頭扔到木頭床上,一邊把自己的吊床綁緊。
「也就是說,你原本是作為一個男人在吃醋囉?」大孔雀浮誇的張大了嘴,連睡覺都沒摘下的戒指閃閃發光「真看不出你有這種興趣……」
亞倫完全不想理會眼前這個思想齷齪、滿鬧子戀愛的男人。
「師父,你有時間拿我打趣,不如去磨練一下你看男人的眼光如何?」
「什麼意思啊你!光寺有什麼不好的!喂!給我開門!」門在他眼前碰的一聲關上,這小子越來越沒禮貌了。
「門沒鎖。」房間裡傳來徒弟興意闌珊的聲音。
「那你甩我門是什麼意思?」安東尼奧忿忿地打開門。
「風吹的。」
安東尼奧瞥了一眼窗。
「窗戶明明是關的!你騙小孩啊!」
雨滴滴答答的打在玻璃窗上,這是雨林永不停歇的歌聲。
***
自那之後的每年春轉夏時,他們會先到晨島一個禮拜,讓亞倫探訪家人,以及完成安東尼奧在晨島的工作。
亞倫不會忘記在離家四年後第一次回去的樣子,雅娜已經從白日夢少女變成穩重可靠的大姊;愛麗絲則更像一個小公主,但卻善良又單純;愛倫戴上了厚重的眼鏡;亞歷山大、雅麗珊卓雙胞胎則自詡騎士,總是見義勇為──並且製造麻煩;自己離家時只有一歲的安柏,則變成了大家的開心果及傾訴對象,連愛倫都跟他關係很好。
那時他一打開家門,最先撲上來的是雅娜,她哭的連眼淚都有光,接著他們整整聊了一個晚上。
在離開晨島後,他們會前往雨林待上整個夏天,直到聽聞雲野的稻米可以開始採收才離開;逗留期間他們會接訂單、或是到別人家裡幫忙修理一些小東西;雖說安東尼奧的專長是做首飾,但亞倫不知何時開發出了修家具的技能,這又幫他們增加了收入,每天都可以多賺到幾枚紅燭幣。
「霞谷實在太熱了,以前是你功夫不到家才害我不得不早點回去,現在終於可以在這裡避暑了。」安東尼奧是這樣說的,但亞倫不管怎麼看,他都只是想來找光寺而已。
光寺家後院的工作坊也從單個隔間變成了三個房間,像是積木一樣往上疊高,沒有樓梯或是梯子,僅有落地窗以便出入。
「起床!起床起床起床!」
這是個一如往常的雨林夏天,一大早的,瑪娜就過來擾他清夢。
「璐比,進別人房間前要先敲門。」
「你房間又沒有門,而且我敲過窗了!」
「就算敲了也要等人回應才算。」
亞倫從床上坐起摸索著自己的髮圈,一邊將自己的頭髮紮成一個小小的低馬尾,瑪娜大大的眼睛瞪著他;初見面時瑪娜的眼睛是晚霞的顏色,現在則變成了赤銅礦的紅,但無損她靈魂散發出的明度。
「我發現了一隻小動物!可是牠好像受傷了!」
「小動物?」他推開跪在床邊的女孩,走向房間角落。
這房間乾淨的簡直不像人住的地方,簡單的木床,一旁有個書桌,房間角落立著石燈,石燈旁的牆上掛著斗篷,甚至連張地毯都沒有,這房間簡直沒有人味,只有瑪娜做給亞倫的小風鈴在落地窗前搖擺,每年亞倫離開前都會很珍視的將它收到盒子裡以免風化。
而工具箱則方方正正的擺在落地窗旁的櫃子上。
亞倫將被子鋪平,走到石燈前換下衣服,披上披風。
瑪娜羨慕的看著他的披風,明明自己在很小的時候就可以熟練的運用魔法,但直到現在她都無法通過光翼考試,因為身為天降的自己始終學不會變身。
「妳說的生物,在哪裡?」他提起手提箱,一邊跳下三樓一邊問,下落時他瞥了一眼,師父房間的窗簾是拉上的,估計還在睡。
「說了你也不知道吧?亞倫哥哥就是個大路痴嘛。」瑪娜吐槽著,正在洗臉的亞倫差點被水盆裡的水嗆死。
這小傢伙越來越沒禮貌了。
「瑪娜!」一個孩子從森林裡飛來,那是鄰居家的孩子,約翰。
他生著一雙琥珀色的眼睛,但在陽光照射下卻是金色的。
「約翰,早阿。」瑪娜拘謹的說,禮貌的敬了個禮。
「你們要去哪裡?」他問,笑得燦爛。
亞倫沒有回話,看著瑪娜,他不確定她是否想跟別人說。
但瑪娜卻有些結結巴巴,話都說不好,顯然她的伶牙俐齒在約翰面前無效,亞倫想著。
「去辦點事,走了,璐比。」亞倫說了一個幾乎不算回答的回答,而約翰只能默默的退開。
他不喜歡這個人,自從跟爸爸搬來雨林以後,他幾乎沒有朋友,除了瑪娜,碰巧她還跟自己一樣大;但每逢夏天、這個人一來,瑪娜就不跟自己玩了。
留下站在原地的約翰,兩人迅速飛走。
「這樣沒關係嗎?」亞倫問到。
「沒關係。」瑪娜說。
「妳看到他就臉紅。」亞倫意有所指。
「說了好幾次了!我沒有!」瑪娜的雙頰脹紅,雀斑變得更加明顯,接著氣噗噗的加快了飛行速度,亞倫緊隨其後。
瑪娜領著他到後方的森林,雨林並不是所有地方都在下雨,偶爾會有些陽光地帶,雖然那些陽光沒有溫度,但金燦燦的景色仍是雨林人想放鬆心情時會去的地方。
在灰藍的雨幕之後,緊接著就是那為數不多的陽光地帶,在那裡,陽光是蜂蜜的顏色,地上遍布搖曳的小白花及小黃花,成群的雙翼光鰩穿梭嬉戲,移動的路線先是分散、又忽然聚集在一起發出陣陣共鳴;興許是光之生物的趨性,不僅是光鰩會主動接近發出共鳴的光子,光子也會被這種歡欣的鳴叫而吸引。
還是個孩子的瑪娜也快樂的加入了光鰩,情不自禁的一起鳴叫。
數十隻白色的光鰩在天空飛舞、褐色斗篷的小女孩也跟著叭叭叫,這畫面又蠢又可愛,亞倫忍不住笑了出來,小孩子真的跟動物很像呢。
同光鰩飛了兩小圈,瑪娜才想到了正事,她假裝沒看到亞倫的笑臉,逕直往森林深處飛去,來到了一個樹洞口。
這棵樹大概有四個亞倫手拉手圍起來這麼大,而裡頭卻有一股濃濃的鐵銹味,參雜著大量的光翼氣味,另亞倫皺起了眉頭,而瑪娜直直地走向了那頭受傷的野獸。
之前瑪娜說這是什麼來著?小生物?
#光遇OC  #光遇小說  #小說  #小說創作  #小說家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影的故事》第七節【寵物】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