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第五節

小彩蛋(?)補充:瑪娜的小名叫做璐比是因為她像是紅寶石般的眼睛,而紅寶石的英文就是Rubby。
至於瑪娜這個名字則是從Mana而來,mana在奇幻小說裡通常翻譯作魔力、魔法。

第五節【一點五】

第二天早晨,光寺依舊是在天亮前就起床。
今天要去雨林深處的屠戶取肉,大部分光子都不喜歡做屠夫這個職業,連運送都不肯,光寺也就接下了這個工作;可以說他大部分的收入都來自於每月一次的肉品運送及分發。
窗外微微細雨,不見一絲陽光,但總比傾盆大雨好。
瑪娜難得的沒有起床跟著,光寺也沒多想,認為只是孩子玩膩了跟屁蟲遊戲,便出門了。
珠寶匠師徒兩人則到破曉才起床,安東尼奧從窗戶一躍而下,到後院的大木桶洗漱。
亞倫正準備下樓做飯時,聽見了什麼。
他轉身看向光寺的房間。
目前他跟師父睡的房間是瑪娜的房間,瑪娜因為兩人的到來,而搬到光寺的房間睡。
難道是光寺還沒出門嗎?
亞倫試探性的敲了敲門,沒人應答,但他確實聽到了什麼。
他推門而入,確定了自己聽見的是瑪娜的聲音。
透過震動光翼發出叭叭聲是光子與生俱來的技能,尤其是嬰兒,比起哭,他們的叭叭聲才真的是魔音穿腦,而且還會吸引不同的光之生物,亞倫老家總是被光之蝴蝶以及光鰩包圍,都是拜家裡有一堆孩子所賜,因為孩子們總是會不自覺地發出這種鈴聲。
而現在的瑪娜也發出了那種聲音,但並不是宏亮、清脆的,而是小小聲地、如飛蛾振翅般的、光翼的摩擦聲。
「瑪娜?」亞倫走過去,用手背輕觸她的臉,想知道為什麼睡夢中的孩子會發出這種聲音,比起呼吸時的清脆響鈴,這更像是石板磨擦石板的尖銳噪音。
好冷,怎麼這麼冷?
光子可是石頭跟光的集合體,火焰就是光子的好朋友,光子就算在火焰裡打滾也不會有事──身上的衣服就不一定了──但現在的瑪娜卻冰冷的如一顆躺在河邊的鵝卵石。
「瑪娜?瑪娜?璐比?」
亞倫慌了手腳,先是驚慌,緊接而來的便是憤怒。
難道光寺出門前都沒有聽到嗎?隔著門他都能聽見她的靈魂在嗚咽,那傢伙到底是聾了還是根本沒在注意孩子?
他抱起瑪娜,抽出一些自己的光翼,輕輕溶入她的身體裡,以免她的光翼完全熄滅,接著快步走回房間,拿出一顆火石。
點燃的火石發出像是火焰搖曳的小小光芒,他將這顆魔法石塞進瑪娜懷裡,再拿出了自己的斗篷,將這孩子裹成一顆繭。
光子本不該生病,應該說,光子根本沒有生病的概念,他們只有健康、飢餓、瀕臨死亡幾種選項而已,頂多再多個中毒或是疲勞。
瑪娜這種情況亞倫從未遇過,但憑直覺,他知道瑪娜快死了。
他匆匆跑下樓。
「師父!」
「怎麼了?」安東尼奧手中的茶杯差點摔破,亞倫很少這麼大聲說話。
「璐比……瑪娜的狀況不太正常,我帶她去找魔法師。」沒等師父說話,他匆匆套上自己的斗篷,打開了大門。
「等等!」
正準備衝出門的亞倫焦急的看著師父。
「你留在這,我去找。」安東尼奧也站起身。
「但是……」
「你個路癡,等你走到瑪娜都死了!」安東尼奧可不會忘記之前在霞谷訓練徒弟時,他不過要亞倫去村口找個人,結果亞倫竟然迷路到下個城鎮去,他真不知道自己的徒弟都是怎麼看地圖的。
「……」亞倫原想辯解,但他也知道師父說的對,瑪娜的情況禁不起這樣折騰。
「你留著照顧瑪娜,我去找。」
安東尼奧走過來摸了一下瑪娜的額頭。
「也太冰了吧……」他披上自己的紫色斗篷,迅速的離開了石屋。
石屋裡,只剩下兩個光子。
嚴格來說是一點五個,其中一個死了一半。
瑪娜的膚色本就白皙,此刻更是像死人一樣,連臉上可愛的小雀斑都變成了灰色。
亞倫又把女孩抱回樓上,翻箱倒櫃才挖出了一個火盆,添加柴火點著火盆,也把石燈給點亮,更是把蠟燭都給插上了,整個房間充斥著光明,像在辦派對一樣,但瑪娜卻一點一點的黯淡下去。
亞倫仔細思考著,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
自己照顧弟弟妹妹那麼多年,他還沒見過這種事。
環顧瑪娜的房間,只有一張大大的木頭床,上頭的寢具灰撲撲的,另一頭是臨時搭建起來的吊床,自己這幾天都睡在那,剩下的就只有一個石燈,及一張根本用不上的書桌,甚至連窗簾都沒有。
這哪裡像是一個孩子的房間?連一支蠟筆、一個娃娃都沒有?
他想起自己的家,外表是不規則的木屋,明顯是一間一間蓋上去的,有點像是把一塊黏土硬黏到另一塊黏土上的感覺,也像是不規則增生的仙人掌。
從外側看向那不規則的木屋,各個面朝不同方向的彩色窗戶裡就是弟弟妹妹們的房間,每個弟妹的房間樑上都有一個彩色的玻璃燈,那是爸爸給他們做的,也會有飛行石船、引蝶燈,不同的童書,每天都能看到小孩一邊尖叫一邊坐在石船上,有時他們會不慎撞到天花板,想到就好笑。
老家的回憶讓亞倫稍微放鬆了點,他伸手摸了摸瑪娜的額頭,有些放鬆的心情卻又隨著瑪娜的低溫一起陷入低迷,他只能把臉埋在手裡,緊緊揪著自己的瀏海。
他多希望可以讓這個孩子認識自己的弟弟妹妹,去自己那造型奇特的家裡玩;他想給他吃母親做的甜麥片、麥芽糖,想帶她去雲野騎光鰩,去霞股看日落,甚至陪著她一起玩賽道。
她只是個孩子。
他不希望有任何孩子,在自己面前死去。
***
「她沒事了,只是有點失溫,」魔法師在給瑪娜灌了一堆神奇草藥後這樣說:「看這樣子應該已經一段時間了,幸好有做急救,不然可能……」欲言又止的神情,讓亞倫慶幸自己做對了。
「謝謝您,請問後續的照顧應該怎麼做?」
「不要讓她太累或是淋到雨,多補充點陽光或是火光。這個藥是血根草、肉桂、番紅花跟馬鞭草製成的,要喝的時候加一點光進去會比較有效。」她拿出了一罐看起來挺難喝的東西:「但草藥只是輔助而已,最重要的還是保持溫暖。」
亞倫接過那罐藥,打開來聞了一下,又蓋了回去。
不只是看起來,聞起來也很難喝。
「記住,絕對、絕對、絕對、不能再淋雨了!也不准工作!」
魔法師很不高興,她才到雨林任職不久,還不認識這個區域裡的光子,但看到這戶的孩子變成這樣,她決定以後要常常來這家查看。
「是,非常謝謝您。」亞倫站起來,一而再地鞠躬,直到魔法師離開,才又坐回床邊,就像在家裡哄著弟妹睡覺一樣,而安東尼奧也很識相的離開了房間。
說真的,他還真沒看過自己的徒弟這副模樣,明明一臉溫柔,但光翼散發出來的氣息卻可以趕走所有光鰩。
等等光寺肯定要倒大楣了,但這次真的是光寺的錯,讓五歲的小孩跟著自己在雨林東奔西跑的工作、還總是不聞不問,難怪這孩子會虛弱,自己可不會幫他說話。
雖然高冷也是他的魅力之一啦。
發現自己連這種時候都可以犯花癡,安東尼奧不禁感嘆自己的不識時務。
傍晚,瑪娜醒了過來。
「光寺!」這是她說的第一個字,一旁的亞倫放下手中的串珠手鍊。
「他去工作了。」
「我也要去!」她開始掙扎。
「不行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
「他會回來的,不用擔心。」
「真的嗎?」
「真的。」
「真的嗎?不會丟下我?」
亞倫一時語塞,窗外的雨適時的下了。
「先喝了這個,身體好了他才會回來。」亞倫對自己的謊言感到愧疚,在看到瑪娜毫不遲疑的咕咚一大口吞下去後,他更愧疚了,畢竟那草藥看著就難喝。
「唔……好難喝……」瑪娜苦著臉,但稍早還灰的像碗稀粥的小雀斑臉已經稍稍恢復血色。
亞倫接過那個碗,也嘗了一口──這也太難喝了!但確實有效。
整整一個下午,在魔法師抵達以前,他都在把自己的光翼分給瑪娜,縱然亞倫壯的像個石巨人,也不免有些雙腳無力,更不用說剛剛他還冒雨跑了一趟鎮上的草藥店,順便託人給光寺帶口信(如果他們找的到光寺的話)。
看著瑪娜又焦躁起來的臉,他一邊在心裡咒罵光寺,一邊溫柔的摸著瑪娜的頭。
「璐比,我給妳講故事吧。」
「故事?什麼故事?」瑪娜還吐著舌頭,
「那是一個關於巨人的故事,在天空王國上,有一個巨大的石巨人,他保護著每一個小光子……」
瑪娜入神的聽著故事,漸漸地進入夢鄉。
恍惚間,她好像看到了那個巨人,那個巨人綁著一個小馬尾,徹夜不離的為她驅走黑暗與寒冷。
#小說  #小說家  #光遇二創小說  #光遇OC  #光遇小說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