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第四節【璐比】

第四節【璐比】

安東尼奧與亞倫原本只打算待三天就離開,但在第一天的談話後,直到深夜,光寺都沒有回來,雨林也罕見的下起了暴雨,閃電照亮樹林,原本浪漫的雨林變的鬼影幢幢,連白天都見不到一絲陽光。
這三天,安東尼奧都無比擔心,第一天晚上,他每一小時就會走到前門看看;第二天開始便每三個小時打著傘,點燃離房子最近的石燈,好讓光寺回來的時候不至於迷路,就這樣每三個小時重複一次,連夜晚都不停歇,直到亞倫幫他在一樓放了個躺椅,並答應他會幫忙點燈後,他才稍微睡了會。
相較於安東尼奧的焦躁,瑪娜卻像習慣了一般,該做什麼就做什麼,只是偶爾會呆呆地望向窗外。
「不用害怕,他會回來的。」亞倫一邊幫瑪娜把洗著頭髮一邊說,浴室的水熱騰騰的。
「我沒有害怕。」小女孩一邊說,但對於亞倫努力弄出來的、滿浴室的彩虹泡泡沒有一絲興趣。
「妳聞,是薰衣草味的精油,我母親很喜歡。」
「……女孩沒有回話,亞倫看著她,那是一株在霧氣裡快要熄滅的火苗。
第四天清晨,亞倫比平時早了兩小時起床,他被樹林的寂靜喚醒──暴雨停了。
他小心翼翼起身,又躺了回去,以免吵醒懷裡的小女孩,昨晚他講了好久的故事才把她哄睡,半夜時,亞倫發現睡夢中的她靜靜的流著淚,這種無聲的哭泣本不屬於小孩。
而他也還想多睡會,這三天下來他累的可以睡上一天一夜。
門外,從樹林的深處,光寺踩著灰色的陽光回來,輕輕推開家裡的石門。
風鈴叮叮噹噹地響,在客廳打盹的安東尼奧立即彈了起來。
門口站著的男人滿身泥水,黑色的靴子也都是泥濘。
「你去哪了!這三天我都沒睡好!」從躺椅上爬起來的安東尼奧難得的有了脾氣。
「去辦點事,沒想到遇到大雨。」
「你可以傳信鳥回來。」
「沒帶。」
光寺理所當然的態度更加激怒了安東尼奧,但看見他只是渾身淤泥以外並沒有外傷,他仍鬆了口氣。
「洗澡水放好了,在二樓。」
「洗澡水?」
「一直給你放著,用火石保溫,免得你回來了會冷。」安東尼奧沒好氣的說到。
「……謝謝你。」光寺不知該作何反應,只能簡單道謝,疲憊的把髒兮兮的靴子踢到口,並從口袋裡拿出兩個小布包。
一個包著草藥,一個包著石頭。
他將這兩個布包放上了工作台。
「這就是你失蹤三天的原因?」
「對。我要去洗澡了。」光寺顯然沒心情聊天。
「真的只是因為這些嗎?」安東尼奧捏起一小搓破爛的藥草葉子,不屑的說。
「不然你覺得會是什麼?」
「例如去找女人?」
「別把我跟你相提並論──噢,我忘了,你喜歡男人。」
「想想瑪娜,你想讓她也體會被拋棄的感覺嗎?」安東尼奧皺著眉頭,摸了摸自己的耳環。
一瞬間,光寺像是被針扎到一樣,用力的捶了一下柱子。
「我才沒有被拋棄!」掛在上面的華麗帽子輕飄飄的落下,如秋葉凋零,左右晃動、晃動,然後不痛不癢的著地。
「……光寺?」瑪娜睡眼惺忪地從二樓走下來,後面跟著亞倫。
「歡迎回來。」亞倫說,一邊思索著那番談話的意義,一邊擔心瑪娜聽到了多少。
「洗澡水在最裡面的房間了,乾淨的衣服也掛著了,我幫你弄吃的。」
瑪娜迷迷糊糊地說,一邊走下樓梯打算做家事,但被亞倫一把抓了回來。
「小孩子要多睡才會長高,我來做。」他摟著小女孩,摸摸她的頭。
「口素……」
「沒有可是。」
「唔嗯……」瑪娜立刻在他懷裡昏睡過去,亞倫將她抱回床上。
走廊上,他與正要去洗澡的光寺擦身而過。
「早。」光寺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,亞倫只是點了個頭。
他沒立場說什麼,這是他的前輩,是他師父的朋友──但也是瑪娜的照顧者。
不打招呼,已是對他表現不滿的最大極限。
他沉默的點燃火石,開始煮飯。
***
對於光寺的不辭而別,瑪娜雖表現得很冷靜,但這兩天以來她總是屁顛屁顛的跟在光寺後面跑,就連光寺洗澡都要擠進去。
一開始光寺有試圖阻止她,但完全沒有用,最後他只能妥協,帶著小瑪娜一起去森林裡採蘑菇、送貨、洗衣服、找石頭。
屋外滂沱大雨,亞倫停下手上的工作,望向窗外。
不知道瑪娜有沒有帶傘?
五歲的小孩哪懂得帶傘。
吐槽自己的同時,遠遠的,光寺纖瘦的身影走了回來,他的身影非常好認。
光寺總穿著黑色的高領內衣,明顯穿了很多年、卻總是乾淨的軍靴與軍褲,以及銀色的耳骨環,披風也總是那兩件輪流替換。
陰暗而冰冷,這是亞倫對他的印象,明明師父就是個總喜歡炫耀自己尾巴的孔雀,怎麼會喜歡上一隻烏鴉?
光寺的右手張著,用自己的披風幫矮小的瑪娜擋雨,瑪娜短短的腿奮力地邁著,手裡抱著一個包裹,但仍有些跟不上光寺的步伐。
怎麼會讓這麼小的孩子拿東西?
亞倫不禁有些生氣,一個沒注意便把手中的銀塊砸成了一張紙。
他放下工具,把做壞了的金屬扔進鍋子,離開鍛造枋,跟著光寺及瑪娜進了石屋。
「光寺、給你!」瑪娜將手伸直了,把包裹遞給光寺。
「謝謝妳。」光寺溫柔的笑了,薄薄的嘴唇難得有了一絲溫暖。
「不客氣!」亞倫看見瑪娜的眼睛正在放煙火,但隨即又黯淡下來,因為光寺拿了東西便走向了工作台。
光寺的石屋不大,其中一面牆滿滿的都是正方形的木櫃子以及與牆壁相連的工作檯,工作臺下面也都是正方形的抽屜,左側則是煮飯的爐灶,剩下的部分就是一根石柱子、放鞋的玄關、餐桌以及通往二樓的樓梯。
這與亞倫成長的環境很不一樣,亞倫的家是木製的,永遠有食物的香氣,牆上會有孩子的畫、手作的捕夢網、以及鮮花,光鰩、蝴蝶也常常來後花園作客,雖然地處乾旱,但幾乎一年四季都是晴天,既明朗又溫暖,是沙漠裡的一片溫馨綠洲。
他沒辦法想像一個孩子竟然得在這種灰撲撲的地方長大,只有兩件替換的衣服,沒有糖果,甚至沒有一隻與自己親近的動物。
瑪娜落寞的站著,亞倫走過去摸了摸她的頭。
「妳真厲害,我家的弟弟在這個年紀還只會搗蛋而已。」
「真的嗎?謝謝。」瑪娜的臉有些羞紅「那我去把濕衣服換下來。」
隨著瑪娜蹦蹦跳跳地跑上樓,一樓的客廳陷入了沉默,只有光寺在搗藥的聲音。
「光寺前輩,您的師父難道從來沒有誇獎過你嗎?」
留下這句話,亞倫也直接離開了石屋,回到工作坊裡繼續完成剩下的訂單,他們得在離開雨林前完成,而安東尼奧不久也推門進入。
「師父。」亞倫回頭問好,但立刻就轉回來,繼續把先前砸扁的銀再次液化重鑄。
「你挺有禮貌的,」安東尼奧漫不經心的倚在牆上,隨手拿起一個亞倫先前隨手雕刻的小石像「怎麼對光寺就不行呢?」
「那只是師父您的錯覺。」
「唉呀呀,連『您』都出來了,你多久沒這樣叫我了。」
「如果您很介意,我以後都這樣叫您。」
「別,怪噁心的。」
「師父,你喜歡的對象就是光寺前輩吧。」
「我以為夠明顯了。」
「為什麼會喜歡他?」
安東尼奧放下了拿著小石像的手,沉思了好一會。
「我也不知道,我就喜歡他。」
「……」
「我對他可以說是一見鍾情呢。」
「未經了解就愛上一個人,我無法理解這種事。」
「這樣說吧,當你一開始被一個人吸引的時候,一定是他身上的某個特質吸引了你,接下來你才會慢慢去了解他,愛上他。而一見鍾情,不過就是那個人剛好集齊了所有你喜歡的特質,那麼美妙的組合在他身上,像是為你量身打造的戒指。」
「也就是說,一見鍾情不過只是再遇見?」
「沒錯。我第一眼見到光寺的時候,就是這種感覺,直到現在都沒改變。若真要說有什麼改變的話,那就是從喜歡變成愛了。」
「即使光寺前輩已經拒絕了你幾十年?」
「我連他的拒絕都愛。」
「……」亞倫手中的銼刀停了一下,他不懂師父的意思,師父現在是在說自己是被虐狂嗎?
「先說,我是攻。」安東尼奧補了一句亞倫聽不懂的話。
「攻……?」亞倫再次陷入了困惑,但安東尼奧顯然沒耐心了,放下了手中的小玩具。
「總之,我不管你喜不喜歡他,只是別表現得太明顯,這樣我會很尷尬──而且,他其實是個挺不錯的人。」留下這句話,他便飄然遠去,只有大雨與蛙鳴陪伴著亞倫。
亞倫決定按照師父說的,放下對光寺的討厭,再觀察一陣子看看,但這個決定很快就被打破了。
#小說  #小說家  #光遇小說  #光遇OC  #光遇同人小說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三節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