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三節

第三節【烏鴉】

亞倫記得安東尼奧說過自己喜歡的對象是個大美人。
眼前的女孩確實很美,有著紅寶石一般的眼睛,因長期居住在雨林裡而過度蒼白的皮膚,俏皮的雀斑,以及朦朧的眼睛。
但這是犯罪吧?
「我真沒想到師父有這種興趣。」亞倫回頭,鄙視的看了安東尼奧一眼,又看看眼前這個不到五歲的小女孩,頭上綁著兩個小小沖天炮。
「並沒有!」安東尼奧再度失去了自己的風度。
「師!父!安東尼奧叔叔來了!」小女孩回頭大喊。
「才不是叔叔。」安東尼奧反駁。
「嗯對,不是叔叔,是自戀蟲,把門關起來吧。」從後面走出來的男人一臉嫌棄的說。
他很瘦,眼神銳利又頹靡,這是亞倫對他的第一印象,如果師父口中的大美人不是那個女孩,那就是這個男人了。
大美人?他確實不差,但比起美人,他更像一隻烏鴉。
「光寺!你怎麼可以這樣愧對我的一片痴心!」安東尼奧悲情的大喊,但名為光寺的男人絲毫不領情。
「哥哥,你是誰?」小女孩抬頭看著亞倫這個生面孔。
「……璐比。」
「璐比?」
「啊,抱歉,我是亞倫,是安東尼奧的徒弟,前三年因閉關修練所以沒有同他前來拜訪。」
「你好,我是瑪娜。」小女孩很有禮貌的鞠躬,
「我是光寺,我聽過你,歡迎。」在簡單的自我介紹後,男人將亞倫領進了門。
門碰的關上,安東尼奧站在門外。
「欸,你們是不是忘了什麼!」
***
不理會在角落鬧脾氣的安東尼奧,三個人在石桌旁愜意的喝茶聊天,互相介紹。
瑪娜是五年前光寺在雨林撿到的天賜之子──雨林人對天降的稱呼──而光寺則在幾十年前就與安東尼奧熟識。
「是光寺的師父撿到我的喔!」安東尼奧放棄了假裝自己一粒灰塵的遊戲,開始彰顯自己的存在感「不過那時他還不打算養小孩,就把我送人了;光寺是在我之後的孩子。」
「幸好師父沒有收養他,我可不想有這樣的哥哥。」光寺灰色的眼睛裡有著藏不住的鄙視,與安東尼奧露骨的愛意形成鮮明對比。
「光寺總是對安東尼奧叔叔好兇。」瑪娜坐在亞倫的腿上,讓亞倫幫她邊小辮子──有著七個兄弟姊妹的亞倫一下子就與這小孩混熟了。
「是阿,你這樣好傷我的心啊。」
安東尼奧浮誇的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,但顯然光寺並沒有領情。
「我要的東西,他們可以給多少?」光寺單刀直入的切進重點。
「大概這個數。」安東尼奧笑咪咪勾了勾手,亞倫從腳邊的背包裡摸出一個布袋,放到桌上,光寺伸手拿起。
「好少。」袋子比他預料的輕,他皺著眉頭解開了袋子,拿起其中一顆黑色的石頭。
「沒辦法,他們說開採人力缺乏。」
「最近一年比一年少了。」
「如果你接受我的提案,我會努力幫你拿到更多。」商人眨了眨眼,精心刷過的白色睫毛上有些許亮片。
但烏鴉仍不領情。
「瑪娜,幫客人準備房間。」光寺吩咐到,亞倫懷裡那小小的孩子放下湯匙,動作迅速的跳下亞倫的大腿。
「我幫妳吧。」亞倫跟著小瑪娜走上二樓,困惑著怎麼會讓這麼小的孩子去做家事。
「新弟子?」一樓,光寺問到。
「是啊,是個不錯的苗子──還會幫我收房間。」
「三年了還沒被你氣走,肯定是人才。」
「你幹嘛老是對人家那麼兇……」
「因為你老是用這種語氣說話!離我遠點、噁心死了!」
「可是人家有秘密要告訴你,是關於師父的喔。」安東尼奧狡詰的眨了眨眼,光寺手中的茶杯晃了一下,險些落地。
「去外面說。」
***
「嘿、咻!」小小的瑪娜努力揮動手中的棉被,亞倫倚著牆看著。
這屋子對於高大的他而言略顯狹窄,剛才上樓梯時還不小心撞到了額頭,好在他皮粗肉厚,並不覺得有多疼。
「真的不用幫忙?」
「不用!」瑪娜用短短的手把被子拍平,那模樣讓亞倫想起了家裡的弟妹。
只是他印象裡的弟妹們,可沒這麼快就掌握漂浮魔法。
瑪娜顯然覺得用手鋪棉背很累,開始擺出帥氣的姿勢,兩手向前推、眉頭緊皺,而她面前的被子依照她的意志,自己飛起、拉平、又緩緩的落在床上。
「妳真厲害。」亞倫誇獎了一句,但心思又飄回家鄉。
他們現在還好嗎?自從離家後,雅娜時常寫信過來──雖然大部分都在打聽安東尼奧的事。
其他弟弟妹妹也會在信裡留下亂七八糟的筆跡,離家時才出生不久的安柏,現在已經三歲,總是披著斗篷在廚房飛來飛去了。
拜師的前三年算是磨練期,安東尼奧不許徒弟離開工作坊,每每師父去出差時,亞倫都被留在霞谷,做著基礎的訓練;而只要安東尼奧去晨島出差,家人們總是會塞給安東尼奧一堆行李,要他帶來給亞倫,裡頭會有畫像、衣服、零食等等的,讓提行李的安東尼奧苦不堪言。
想到這,亞倫不自覺微笑起來。
「哥哥,你在笑什麼?」不知何時,瑪娜已經鋪完了床鋪,揮動斗篷,輕輕地飛到可以與亞倫四目相對的地方,亞倫下意識的伸手抓住她,瑪娜開心的咯咯笑。
「嘿嘿嘿嘿,好癢喔!」
「是嗎?」
「因為沒有人這樣從腋下抱過我嘛!」
「光寺前輩不會抱妳嗎?」
「嗯……我不記得欸。」
亞倫有些吃驚。
「那麼之後來我家裡玩吧,我有很多兄弟姊妹,他們很喜歡玩耍;而且他們肯定會喜歡妳的。」
「真的嗎……」瑪娜低垂著頭,亞倫不知道她為何沮喪。「那哥哥在門口說的那個名字,璐比,也是你的兄弟姊妹的名字嗎?」
「不是,那是……我覺得妳應該要叫那個名字。」
「誒?」
「璐比,有紅寶石的意思。妳的眼睛跟紅寶石一樣漂亮。」
瑪娜開心的笑了。
「那以後我要叫璐比!」
「如果妳喜歡。」
瑪娜歡喜的打開窗,低頭看見兩個大人正靠著大樹在抽雪茄。
「璐比,妳知道光寺前輩是做什麼的嗎?」亞倫隨口問到,畢竟師父什麼也沒跟自己講。
「大家都叫他尋物師,或是萬事屋。」
「……也就是找東西的?」
「對!」
亞倫也走到窗邊。
雨林的景色自帶一種迷濛感,白色的樹幹高聳入雲,但卻光禿禿的,頂部只有無盡的白煙、雲霧,幾乎每個樹幹上都長有光蕈。光蕈是活著的,與其說是植物不如說是動物,當光之生物接近時,光蕈裡的光粒子會以肉眼可見的方式堆疊起來,托起同樣擁有光明的生物。這種特性讓孩子們都喜歡在光蕈上蹦蹦跳跳,也讓旅人們在這個終日下雨的秘境裡有處棲身、過夜。
光蕈的生命會隨著樹的死亡而消逝,它們本是共生關係,如果看到一顆雨林裡的樹不是白色的,而是淡黃色、米色、棕色,就可以試著找找看上面有沒有像是斜插上去的片狀物,如果找到了,便能證明這棵樹已經死亡,而那與樹幹同化的片狀物便是光蕈。
亞倫喜歡在夜晚的光蕈下聽著雨聲睡覺,有種被光之巨鳥保護的感覺,雖然師父幾乎抱怨了整夜;他也喜歡戳一戳光蕈,看著光的粒子因為自己的觸碰而快速聚合、又分散。
遠遠的,亞倫看見安東尼奧站在某棵樹下正跟光寺說著什麼,安東尼奧的嘴角扯著笑,但光寺的眉頭緊皺,嘴唇緊抿著,大口的吸吐手上的雪茄,在簡短的對話以後,光寺憤怒的朝安東尼奧身後的樹幹砸了過去,彷彿是在威嚇著什麼,安東尼奧只是淡淡地笑。
在狠瞪著酒紅色瞳孔的男人後,身著灰黑色披風的瘦長身影扔下了雪茄,迅速隱沒在森林的茫茫細雨中。
安東尼奧的身體也鬆懈了下來,無力的往後靠在樹幹上,仔細打理過的髮型因為因水氣而坍塌,他略顯煩躁的扯下一向愛惜的髮飾,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上常常的金色菸斗,又緩緩吐出白煙,亞倫第一次看見師父是這種表情,而他吐出的白煙與雲霧交雜在一起,竟讓人有些看不清他的身影。
森林裡,離開所有人視線的地方,飛奔出來的光寺茫然的看著那許久沒人出入的樹屋,隱藏在高高的樹幹上,被迷霧遮擋,周圍還有他仔細佈下的結界。
他飛了上去,但只用右腳的腳尖輕輕地踩在了樹屋的門前,不敢放心的將軀體交給這棟房屋,伸出手要推門,但又猛然僵住,似乎被什麼東西擋著而無法再多進一步;最後他只是脫下了右手的黑色手套,用蒼白又瘦長的手指輕輕的碰了碰門板,顫抖的、克制的,好似下一秒這棟房子就會碎成粉末。
向陽,妳回來了嗎?
一瞬間,他感覺屋子裡又傳出了熟悉的飯菜香,右腳一鬆,他的身子失重下墜,宛如被箭射下的烏鴉。
影的故事 光遇OC 光遇小說 小說 小說家
#影的故事  #光遇OC  #光遇小說  #小說  #小說家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