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二節【新身分】

第二節【新身分】

一夜過去,清晨悄悄到來。
王國最東邊的晨島,是天空國度最早天亮的地方。
莫納起的很早,連棚子裡的雞都還在睡覺。
遠處天空泛起了小小的魚肚白,推開窗戶,涼爽的空氣鋪面而來,驅趕走他最後的睡意;眼神掠過自家生意盎然的花園,飽滿的番茄低垂著頭,水渠的小水車正常運作,溝渠裡用來淨化水、分離鹽的魔法石也微微泛著藍光。
他注意到後院小屋的燈火亮著不禁有些困惑,難不成安東尼奧工作了一整夜?離開房間前,他注意到克拉可將毯子拉緊了一點,便將窗戶關上,吻了吻愛人的額頭才離去。
拿著小玻璃罐,步向後院,他先走到水渠邊,把魔法石分離出來的鹽裝了進去,密封好蓋子後才前去敲響了敲木屋的門。
「請進。」
推門進去,是安東尼奧與大兒子,他有些訝異。
「你們該不會在這裡待了整整一晚上吧?」
「是啊!」安東尼奧神色愉悅。
黯藍的晨光,木屋中揚起的塵埃,桌上的工具放的七橫八豎,頗有匠人的味道;莫納隨手拿起一張草紙,上面佈滿圖樣與潦草的字跡。
「爪……鑲?」他看著紙上那些長的很像、卻又有些微不同的奇怪爪子,有些困惑。
「那是一種金工的技法。」大兒子補充,他的指間被炭筆與金屬碎屑染黑,眼底的光如蝴蝶般閃爍。
「你們……」
「莫納,你兒子挺不錯的。」安東尼奧揉了揉男孩的頭,迸出了這麼一句話。
「你想做什麼?」
「我看上他了。」
一個晚上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啊?莫納下意識的看了看兩人的衣著,除了有點髒以外還算挺整齊的。
「我想帶走你兒子。」安東尼奧潔白濃密的睫毛扇了扇,紅酒般深沉的眼神讓莫納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。
「呃、等等,」他的腦子有些轉不過來「我覺得,比起我,應該要先問問亞倫的意見吧?」
「我也是這樣想的,」亞倫立刻接過他的話「如果父親同意的話,我今天就可以跟安東先生走。」
「哎呀、叫得這麼生疏幹嘛?」男人一把摟住他,因身高略矮,顯得有些不協調。
「父親還沒同意……」高個子看著父親。
這小子的眼神,哪是在等自己同意?只不過是告知罷了。
莫納又好氣又好笑,嘆了口氣,正要開口。
「我不同意!」
莫納的話被清脆的女聲打斷。
雅娜不知何時冒了出來,還穿著單薄白色的睡衣,滿臉通紅的大喊。
哥哥明知道自己對安東尼奧的心意,竟然幹出這種事!
而且、而且自己的容貌竟然輸給哥哥!這件事才是讓她打擊最大的。
「雅娜,我已經成年,也通過光明測試了。」
光明測試也就是光翼測試,只是根據地區的叫法有些不同。
「但是、但是、但是你們怎麼可以就這樣突然結婚!你們這個晚上到底都做了些什麼?齷齪!下流!」
「蛤?」
「啊?」
「啥?」
***
飯桌上的雅娜大口咬著吐司,眼角還帶著淚。
「別生氣了。」亞倫雖是哄著她,但難得的想笑。
「誰讓你們、你們、把話說得那麼曖昧!」雅娜用力地放下飯碗,嚇到了最小的安柏,亞倫趕緊把奶瓶塞進他嘴裡,免得他發出惱人的叭叭聲。
「我哪知道妳在外面聽……而且我們只是在討論拜師的問題而已,妳也想太遠……」
「放心吧,小美女,妳哥哥的長相不是我的菜。」安東尼奧補充著一點也沒有用的安慰語句。
「是啊,我也不喜歡那種大孔雀。」亞倫的補充讓安東尼奧決定以後決不讓他有好日子過。
「那……那哥哥你有喜歡的人嗎?」雅娜的眼裡重現希望。
「有阿,是個大美人呢。」安東尼奧迷人的笑著,雅娜瞬間就忘記自己在生氣了,甚至開始有了遐想。
看著自己的女兒滿臉通紅,克拉可的嘴角抽動、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。
早上她聽到這件事時,毫無同情心的放聲大笑,硬生生把女兒給整哭了。
自己的情敵是哥哥什麼的,那時候雅娜的內心小劇場肯定很有趣。
「拜師?也就是說,哥哥要跟著安東尼奧叔叔走了?」
愛麗絲說,頭上的紅色蝴蝶結有些歪掉,漂亮的鬈髮因為亞倫沒幫她打理而有些毛躁凌亂。
「是哥哥,才不是叔叔,」安東尼奧立刻糾正了她「不過妳說的對,妳大哥接下來就是我的徒弟了。」
愛麗絲沉默的放下餐具,盤裡的鬆餅只吃了一口。
「我不想要哥哥走!」阿爾文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,大大的深綠色眼睛閃爍著淚光,三歲的孩子還處於很誠實的年紀。
「文文,哥哥已經成年很久了,成年的光子都會離家拜師學藝的。」老四愛倫走了過來,一把抱走阿爾文。
亞倫仍默默的餵著不到一歲的老八,安柏;安柏的眼睛是琥珀色的,從奶奶那邊隔代遺傳來的,讓媽媽很是欣喜,亞倫也很喜歡。
餐桌上少了以往的混亂,靜得只剩杯盤的碰撞,大家雖心有不捨,但沒人說出來,畢竟大哥已經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,比起克拉可,他更像大家的母親,默默的照顧著這一大家子。
現在大哥說要離開,他們其實很為大哥高興,並不想用挽留的言詞讓大哥猶豫。
「亞倫,你想去就去吧」克拉可開口「但至少明天再走吧,今天就走實在有點……」
亞倫握緊了奶瓶,他有些猶豫的看向安東尼奧。
「咳咳……」安東尼奧有些尷尬,要是自己執意要走,豈不是顯得自己很無情?況且那可是克拉可的要求。
「那,反正軍營那裡還有些事情沒解決,就多留一天吧……」
***
「謝謝你啊,我的伴侶很高興。」前往軍營的路上,莫納向安東尼奧道了謝。
「小事、小事。」有你在旁邊,誰敢不答應你老婆的要求?
看著莫納衣服上四顆實心的星星,安東尼奧默默嘆了口氣。
光子的軍階很簡單,畢竟光子們生性和平,歷史上甚至只有過一次戰爭,對於司法、武裝部隊等等的制度也就沒那麼嚴謹。以軍隊的體制來看,五顆星星就是最高級別,四顆星星則代表了這名光子通過了四大試煉,至於實心──就是很會打架的意思,怎麼評級的他也不清楚。
據說那個試煉極為艱難,要在斗篷失效的的情況下通關,一步踏錯便會掉入萬丈深淵,或是體會到冰川刺骨的寒冷,雖不致死,但光想就足夠令人恐懼。
自己這輩子只知道跟石頭、飾品打交道,最大的興趣是吃蛋糕跟買新衣服,試煉也好、打鬥也好,這輩子都跟他沒關係,莫納這種人,也是少惹微妙。
抵達軍營,已有光子在沙地上對練了,兩根棍子糾纏在一起,舞成兩朵大花;一見到莫納,兩個光子立刻站的筆挺向他問好,莫納輕輕點了點頭,便進了自己的帳篷。
從桌上拿起一卷羊皮紙,莫納與安東尼奧討論起公事,不外乎是魔法石所需的數量、以及如何應用等等。
「黑石的開採量怎麼少了這麼多?」安東尼奧看著數字問到。
「以往黑石的開採都是罪人負責的,但你也知道,到這個時代,第一代的反叛者差不多都死了,剩下那些因為有被洗腦嫌疑、而被強迫留下來的第二代也差不多都回歸正常生活了;正常的招募人員又找不到人來這塊鳥不生蛋的地方,黑石的數量自然也越來越少。」
其實安東尼奧對歷史不太熟悉,他只知道當初天空議會的政權建立之時有遭到反對,但顯而易見的,天空議會獲勝了。
「算了,我只是個賣珠寶的,黑石這種科技產品也影響不了我。」安東尼奧聳聳肩,他唯一用的到黑石的地方是那些可以飄在空中的漂亮小燈、小玩具,以及替某人之託而不得不幫忙購買的黑石,但數量也並不龐大,對他沒什麼影響──就讓那些負責造船、造門的科技部門煩惱去吧。
***
家裡,亞倫正在跟弟妹做最後的告別,隔日他就要離開了,他正叮嚀著家裡的大小事。
看著自己的弟妹,又看看自己的母親,他還真放不下心。
母親已經被父親寵成了笨蛋,除了管錢以外幾乎不做事;自己的雙胞胎妹妹雅娜雖然可以做簡單的農活,但笨手笨腳的,要不是光子的生命力強韌,她已經不知道摔斷幾次嬰兒的脖子了;愛麗絲是個愛漂亮的小姑娘,洗衣做飯還行,要她去後院跟動植物打交道會要了她的命;愛倫則是最聰明的,但他討厭勞動,剩下的孩子都小於七歲,無法指望。
興許是看出了大哥的擔憂,這天的大家都格外乖巧懂事──但這掩蓋不了把飯燒糊的事實。
「你就安心地去吧,我好歹也是把你們拉拔到大的。」克拉可抱著安柏說著,將麻花辮側放在肩頭的母親格外溫柔,但她手裡的嬰兒看起來快被奶瓶淹死了。
「我怎麼記得都是哥哥在顧?」愛倫毫不留情地吐槽。
「這樣媽媽會傷心!不可以這樣!」阿爾文是大家的小暖爐,總是說著溫暖的話,這回他牽著愛倫,奶聲奶氣的幫媽媽護航。
「不然媽媽擅長什麼?」
「媽媽、媽媽……很會摘番茄!」
「……」等亞倫走了,自己一定會收拾這幫兔崽子們,克拉可這樣想著,顯然絲毫沒有要反省的意思。
「記不起來也無所謂,我把注意事項都寫在這裡了。」亞倫拿出了一本薄薄的筆記本,書頁泛黃,部分墨水字跡也有點褪色,這是他以前就一直記錄下的筆記,裡頭滿滿的都是大家的生活記錄。
雅娜接過筆記本,隨手翻了幾頁。
『……愛麗絲:用玫瑰精油防止頭髮毛燥
喜歡紅色緞帶
怕蟲 / 很會做蛋包飯……
……安柏:怕黑/睡前記得在床頭放上螢光石!……
……記得給雅娜蜂蜜→餵光鰩……
愛倫 提醒爸爸買書給他
亞歷、雅麗雙胞胎 會搶玩具→再做一個
一頁一頁,雖然內容零碎、不連貫、又散亂不堪,但雅娜仍紅了眼眶。
「哥,謝謝你。」
雅娜輕輕地說。
「今天晚上,大家一起睡吧。」亞倫淡淡地說。
晚餐是克拉可煮的,說是要給即將離家的大兒子感受母愛,最後是莫納下班回家接管廚房,大家才免於一場劫難。
亞倫在原本是遊戲間兼小書房的閣樓鋪上了睡袋及地毯,好在晨島的夏天夜晚溫度適中,不冷也不熱,大家擠在一起剛剛好。
除了亞倫與雅娜,在大家的記憶中,媽媽很少陪他們過夜,因為爸爸總說要讓孩子學會獨立;如果人睡不著,就會去找亞倫大哥,他會抱著孩子到閣樓,講故事講到小光子沉沉睡去,再默默的、一個一個將他們抱回床上,或乾脆就在閣樓與他們一起睡;如果作惡夢哭著醒來,即使是大半夜,亞倫大哥也不會責怪他們,而會輕拍他們的背,唱著走調的搖籃曲,靜靜地陪伴他們入睡。
亞倫大哥就像山一樣,不是晨島那種光禿禿的山,而是故事書裡那種,翠綠、高大的山巒,為大家擋掉電閃雷鳴、無論何時都給予支持的大山。
這夜,大家都擠在亞倫旁邊,照例讓亞倫給他們講故事,只是這次的故事數量有點多,亞倫先是講了雲上巨人的故事,又講了光之巨鳥的故事,還講了人類小王子搭著鐵皮機器來到天空王國的故事,不知過了多久,大家都進入夢鄉與光鰩嬉戲,只有亞倫仍醒著,撐著頭,靜靜的看著弟妹。
而一如往常,克拉可沒加入他們,回房間與莫納抱在一起,透過隔音並不好的木造房屋聽著自己的大兒子給其他人唸故事;曾幾何時,在自己臂彎裡的熊孩子已經長成了大人。
這是個不流汗的涼夜,但夫妻倆卻濕了枕頭。
隔天一早,亞倫簡單收拾了行李,帶上了幾件樸素的披風,以及弟妹們的祝福,跟著師父上路了。
「我們要去哪?」
「先回霞谷吧,你有很多要學的呢。」
關上家門,亞倫沒有回頭,因為家人的模樣早已烙印在心底,也是因為他不忍看到弟妹趴在窗前的模樣。
***
作為徒弟,亞倫完全出乎安東尼奧的意料,三年來他展現出來的優點不計其數,細心、會算帳、體力好、不怕髒活累活、愛乾淨,而且脾氣好。
安東尼奧看著眼前正在打掃家裡的弟子,優雅的喝著蜂蜜紅茶。
這個徒弟真是完美。
「師父,除了外表以外,你有什麼東西是整齊的嗎?」
嗯,除了毒舌以外。
「亞倫,」安東尼奧沒有要回應那句話的意思「行李收一收,我們今天下午要出遠門。」
「去哪?」
「去見我的戀人。」
#光遇OC  #光遇小說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小說  #小說家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一節【很久很久以前】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三節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