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一節【很久很久以前】

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一節【很久很久以前】
很久很久以前,天空王國的某處有一個很高很高的石巨人,它在雲端的某處來回走動,沒人知道它活了多久,或是它是否是個活物。
它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一切,身披斗篷四處飛翔的光子、偶爾從百慕達三角洲迷航闖入的人類,或是時不時就會拐走小孩的先祖……

「媽媽!什麼是人類!」稚嫩的聲音打斷了說故事的女子,克拉可輕輕地摸了摸孩子的頭。
「明天再跟你說,乖乖睡覺吧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小女孩還有些不甘願。
「雅娜,很晚了,媽媽也累了。」哥哥亞倫拉著雅娜的手,明明是雙胞胎,但哥哥卻穩重很多。
「再說了,媽媽肯定是不知道,打算等一下去問爸爸。」
我錯了,他也是小屁孩。
克拉可的青筋浮上太陽穴。
「那我現在就去問把拔!」雅娜彈了起來,準備衝出門找爸爸。
砰的一聲,煙霧迷漫。
克拉可從溫婉的女性形象變身成了高大的男子。
「你們是要自己回房間呢?還是我來幫你們回房間?」
高大的男子與蕾絲花邊的睡裙一點也不搭,眼神更是可怖。
亞倫和雅娜識相的牽起彼此的手,一溜煙的逃回了房間。
媽媽真發起飆來,可是連萬軍景仰爸爸都要下跪的,傻子才惹她!

***
爸爸是傻子。
飯桌上的七個孩子在腦子裡無聲地說,一邊看著媽媽殺氣騰騰的臉。
亞倫淡定的用右手抱著還只有一歲的第八個孩子,左手搖晃著奶瓶,好讓裡面的牛奶與光明混和。
「你再說一次?你說你買了什麼?」媽媽……現在應該說是爸爸,拿著上頭有著小黃花的瓷湯匙怒氣沖沖的瞪著孩子們的爸──莫納。
「還沒有買,只是請他來而已。」
莫納仍笑咪咪的,表情也一派自在──要不是他是跪著的,亞倫會以為他倆又是在打情罵俏。
「安東尼奧呢?那個珠寶商?」
克拉可的腦筋快速的動著,第八個孩子安柏才出生沒三個月,又得加蓋房子,現在家裡可沒有閒錢買什麼珠寶,得趕快把那個珠寶商趕走。
「說話啊!你說那個油嘴滑舌的大孔雀晚點會到對吧!晚點是多晚?」
或許還來的及寄出信鳥請對方回去,這樣就不用多花無謂的錢。
有閒錢買飾品,還不如多養幾隻雞或是買隻牛,孩子們需要吃蛋跟牛奶。
雖然光子這種生物連曬太陽都能吸取養分,但克拉可仍希望動物們產出的食物可以讓孩子更強壯。
再說了,結婚到現在,孩子都生八個了,莫納的興致依然不減,自己確實也得補補身子。
一邊想著,克拉可一邊煩躁的踱步。
「所以說,要多久?」她插著手臂瞪著跪在地上的伴侶。
「大概三分鐘。」
「……」
正當爸爸要被平底鍋爆頭之際,敲門聲適時地傳來,雅娜跳下椅子,搶在愛麗絲之前擋在門口,用手順了順頭髮,又喬了喬自己亮綠色的髮帶,才打開了門。
「您好,打擾了。」珠寶商敬了個鞠躬禮,假裝沒聽到剛才屋內的激烈爭吵,以及女主人對自己的評論。
他牽起雅娜的手,優雅的親吻了她的手背。
愛麗絲在雅娜背後做著鬼臉,而艾倫浮誇的噘起嘴唇模仿著親親的樣子,被亞倫的一隻大手拖回餐桌。
「一年不見,妳又出落得更漂亮了。」
克拉可一向很討厭這商人的油嘴滑舌,但大女兒似乎很喜歡。
「當然,妳也是,妳們都是,」商人摸摸愛麗絲的頭,脫下了帽子「顯然是遺傳到了夫人的美貌呢。」話裡滿滿的諂媚讓克拉可皺起眉頭,雖然自己真的很美,但這人真讓人倒彈。
雅娜接過商人的羽毛帽,盯著上面碩大的紅寶石看了好一會,才掛上衣帽架,她以後也要搬去霞谷,每天都穿漂亮的衣服。商人抱起了七歲的亞力山大及雅麗珊卓,兩個孩子開心的揮舞著小手臂,他們很喜歡這個華麗麗又帶著風信子香氣的人。
「好久不見,安東尼奧。」莫納說到,對於商人誇獎了自己令人驕傲的美麗伴侶而喜不自勝。
幾年的相處下來,安東尼奧知道妻子就是他的軟肋,只要誇獎他的妻子就可以讓他高興半天──不過誇獎得太過火會被打就是了,他可沒忘記之前的可憐士兵,據說他對克拉可的誇獎惹惱了莫納,自此,莫納總是挑他出來當武打的示範對象,並罰他整整挑了一個月的水,理由是他的髮型太醜。
此次前來,也是因為莫納想給妻子買些珠寶,才特地在他辦完公事後又請他多留一天。
「抱歉,如您所見,我不太方便握手。」安東尼奧顛了顛手裡的兩個孩子。
「無妨,請坐吧。」莫納招呼他坐下,雙胞胎仍賴在他身上不肯下來,安東尼奧示意亞倫提來門口的皮箱。
安東尼奧從亞倫、雅娜一歲時,就看著他們長大,至今已有二十年,隨著孩子數量的增多,原本的小木屋也變成了擁有前廊及大花園的漂亮屋子,而亞倫這孩子高的不可思議,一臉老實的樣子,他曾摸過亞倫的手,發現只是個少年的亞倫手上長滿了硬繭,那都是做家務、打理農活、練習武術而磨出來的。
「母親懷孕的時候會不方面。」那時的亞倫這樣說,而克拉可正懷著第五……還是第六胎?安東尼奧記不清。
「那你母親不方便的日子可多了。」安東尼奧調侃到,亞倫也不介意,他是個好脾氣的孩子。
「大概跟叔叔花在化妝打扮以及挑選帽子的時間上一樣多。」至少直到亞倫說出這句話以前,他都以為亞倫是個樸實憨厚又好欺負的乖孩子。
眼前已經長成了巨人的亞倫提來一個酒紅色的箱子,安東尼奧打開皮箱,裡面的珠寶差點亮瞎所有孩子的眼,連克拉可都忘記了生氣。
有用九十九顆珍珠串成的項鍊、鑲了幾朵薔薇的胸針、雕成青鳥的碧藍色吊墜,黃金、白銀、碧璽、水晶等等,目不暇給。
他們一家子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挑珠寶,不只是給克拉可,也給每個小孩各自挑了一個。
亞倫的目光立刻被一條項鍊吸引,那項鍊很細,寶石也很小,但那寶石的顏色像是火焰在跳動,像是秋天凋零的紅葉,也像是亞倫只在故事書裡看過的,冥龍的眼睛。
他拿起那條項鍊,安東尼奧有些驚訝,他原以為亞倫會挑選較為樸素、不起眼的首飾,沒想到他竟喜歡這種大膽的顏色。
莫納與克拉可選了對戒,一綠、一紫,象徵著彼此的眼眸,這也可以說是光子的習慣了,許多光子喜歡選擇與自己伴侶的眼睛一樣顏色的首飾。
雅娜難以抉擇,亞倫伸手拿起了一個粉金座台、鑲著坦桑石的戒指,旁邊還有雕有精緻的小葉子。
「這個,顏色跟妳的髮色很像,眼睛的顏色也是。」
與亞倫樸素的外表不同,雅娜遺傳到了媽媽漂亮的紫色眼睛、及爸爸微微泛金的頭髮,出色的外表讓父母特別偏愛她。
但亞倫並不覺得有什麼,相反的,要是有誰敢弄哭自己的雙胞胎妹妹的話,他覺得自己肯定會把那個人的鼻子打斷。
「那就這個吧!」雅娜開心的答應了這個提議。
因為每個人的首飾仍需要微調,安東尼奧便留下來過夜,好使用後院的小鍛造屋,那是莫納特意為他造的,畢竟他每年都來,而且他受不了軍營裡的氛圍,在那種地方他沒辦法好好工作。
夜晚,他終於忙完了所有首飾的調整,走出那熱呼呼的房子看向星空,晨島的星空是深藍色的絲絨,上頭鑲滿了珍珠。
每年他至少都會來晨島一次,為這裡的兵營帶來不同的石頭,以抵禦寒冬、製作鎧甲、或是用於訓練;這五年來的頻率越來越高,讓他不禁猜想是否有大事要發生。
主屋的後門被推開,一個高高的身影走了過來。
「辛苦你了。」亞倫默默地端了一杯甜茶過來,他從安東尼奧開始工作前就待著了,直到工作完成後才去給他準備吃的;雖說討厭在工作時被打擾,但安東尼奧不討厭這細心的孩子,見他安安靜靜的,便讓他待。
「怎麼啦?我都不知道你喜歡珠寶。」
「不,我不喜歡。」
「那你還看得這麼入神?」
「……」亞倫沉默了半晌,夜晚的涼風夾雜著細沙吹過,帶著晨島特有的古老氣息,彷彿隨時會有先祖造訪。
「我覺得戒指邊邊的爪子很迷人。」
「邊邊的爪子?」安東尼奧啞然失笑,這形容詞也太可愛了。
「你說的是爪座吧?真稀奇,竟然會喜歡這種地方。」
「爪座……」亞倫複誦著,他喜歡石頭穩穩當當的、被托住的樣子,以不張揚卻又結實的姿態襯托著寶石的美麗。
安東尼奧微微一笑。
「來吧,我告訴你一些基本知識。」他伸手勾住亞倫的脖子,原本是想耍個帥,但姿勢卻有些彆鳥「你也太高了……」他小小的埋怨。
「是叔叔你太矮了。」
「我才不是叔叔!」
「……」
影的故事 光遇同人小說 光遇小說 小說家 小說創作
#影的故事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光遇小說  #小說家  #小說創作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