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新生》1.3

【番外1.3】
克拉可本能的想飛,但卻發現斗篷早已失效,自己的身體也沉重的不可思議。
這就是不能飛的感覺嗎?腳被地面拉絆著,伸出手卻碰不到任何東西,連身體裡的光明都被吸乾。
不,並不是什麼都沒有。
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這裡面還有個小屁孩呢。
這麼想著,她才又勇敢了一點。
在進入黑暗之口的最後一步,她回頭看了看自己原本待的地方,慘白的道路盡頭是一塊傳送石碑,往前延伸到這裡的、細細的道路,像是乾枯白骨上的手指,直直插進一顆一看就知道超級難吃的黑色丸子。
而最道路與黑暗的交界處,沒有任何灰色地帶,沒有影子、沒有光緩緩消逝的漸層,在自己面前的,就是一堵黑色的牆。
試探性的身手,可以看見自己的手被黑暗吞噬,留下一個乾淨的截面。
深吸一口氣,克拉可走進了黑暗。
一進來她就後悔了,她回頭想出去,卻只撞到一堵石牆。
她顫顫巍巍的向前,裡面有什麼東西在呼嘯、在尖叫。
走沒兩步,她踢到了一個東西,嚇的尖叫了起來,卻只是一個石碑。
石碑旁有兩根蠟燭,她拿起蠟燭。
幸好,幸好體內的光明還可以點燃蠟燭。
她點燃了一支,將另一支塞到懷裡。
小小的心火跳躍在紅色蠟燭上,她用手中的蠟燭點燃了石碑前的小火龕。
視線所及的範圍不到一公尺,但在火光的邊緣可以看見一根蠟燭。
她往前,迅速的蹲下、點燃了那根蠟燭,隨著微小的燭光亮起,她又看見前面有一根蠟燭。
這是什麼低級的惡趣味。
她嘆了口氣,開始一根一根,點燃前面的蠟燭。
她有試著拔起地上的蠟燭,但剛想動手,內心便隱隱不安,衝著這股直覺,她默默把手縮了回來。
大不了真的沒蠟燭再拔吧。
一根一根,她沿著蠟燭前進。
這個試煉該不會就是一直點蠟燭吧?她心想。
這是第幾根了啊?先前自己有些迷路,繞回了原本的石碑,導致克拉可多浪費了幾根蠟燭,手上的第五根蠟燭感覺快燒完了,但卻沒有找到下一個石碑。
在此之前,她已經經過了兩個石碑,並從石碑前的火龕各撿到兩根蠟燭。
怎麼看都是有人刻意放的吧,是哪個無聊人會沒事來這邊放蠟燭?
搞不好不是人呢。
她咒罵了自己一頓,打著寒顫往前走。
接著,她看見了階梯。
這試煉也太簡單了吧?就這樣沿著蠟燭走?
搞不好我很有當軍官的潛能喔。
她一邊想著,一邊到了第二層。
第二層與第一層並沒有什麼不同,但她立刻遇到了難題──眼前的蠟燭有兩根,也就是說,是兩個不同的方向。
怎麼辦?
萬一選錯路會怎樣?
她努力回想早上莫納跟她說了什麼,但她回想不起來最關鍵的部分。
試煉失敗的話會再也無法進行試煉?這該不會代表著會直接死掉吧?
她還沒來得及擔心太多。
尖叫。
是女巫的笑聲?是粉筆刮過黑板?是風吹過樹梢?是冥龍盯上獵物?
遠處,她看見了一種……生物?
那生物只有眼睛,一圈一圈一圈一圈向外擴散的紅色眼睛,像是雪茄的煙圈,但詭譎的多。
那紅色的眼睛直直朝克拉可衝了過來,伴隨著尖銳的聲音。
克拉可狼狽的撲倒在石碑後,就像在暮土時躲避冥龍那樣,不顧一切的要躲起來,只差沒鑽進土裡。
手裡的蠟燭落地、熄滅,所幸火龕是亮著的。
她縮在石碑後,動也不動,背後很涼,她發現自己的斗篷幾乎消失,只剩下一小塊繫在身上的布料,那是用一種被蟲子啃噬殆盡的方式所形成的截面。
她扯下自己的披風扔在地上,唯恐自己無法看見的生物也把自己啃蝕。
那是什麼?那是什麼鬼?
她在腦中努力翻閱莫納的書庫,努力思索著裡面的內容。
《人類奇聞》?《伊甸園的鬼怪》?《墓土奇譚》?食屍鬼?夢靨?坎卜斯面具?夜光閃亮亮復仇鬼?
過了好一陣,那東西又再次呼嘯著奔過,這次她才稍微冷靜下來,顯然那也是某種黑暗生物,而且跟冥龍一樣有固定的行徑軌跡。
是的,一點也不可怕……個屁!
當那雙眼睛再次襲來,克拉可失去了向前的勇氣。
跟這破東西比起來,冥龍都算可愛的!要是我回的去,我立刻去暮土領養一隻冥龍!
她摀著耳朵。
眼淚不自覺的落下。
我好想回家,我想回家吃罐頭。
要是再不回去,那些蠢雞肯定會踩破自己的蛋,光鰩還會偷吃我的番茄。
還有莫納,那個大色鬼,我還沒跟他說我們有寶寶了。
寶寶,寶寶感覺比那個圈圈眼妖怪還遙不可及。
我什麼都看不見,如果是莫納,肯定會知道要做什麼的。
真的嗎?他會知道嗎?
這個寶寶肯定會很可愛的,因為會同時有你的眼睛跟我的鼻子,或是你的身高跟我的嘴巴,或是……我不知道,反正寶寶一定一定一定一定會很美好的,因為這是你跟我的孩子。
莫納……莫納……你在哪裡?我什麼都看不到……
「克拉!」
啊,都幻聽了。
「克拉可!克拉!小可!妳在嗎!」
這幻聽也太真實了吧?
「克拉……妳還好嗎?妳……」
連觸感都好真實喔。
「莫納……?」
「我在。」
克拉可愣愣地看這個男人,上次見他好像是上輩子的事了,這該不會是假的吧?自己其實已經死了、在作夢之類的?
看著全身沾滿塵土,連披風都碎成渣的克拉可,他正打算緊緊抱住她,就狠狠挨了一巴掌。
理想中的感人重逢,被克拉可一巴掌搧的無影無蹤,搧的他甚至有些想笑。
但他沒後悔先前自己毫不遲疑的狂奔,至少自己在她真正陷入黑暗前趕到了,就像她以前做的一樣。
「啊……是真的欸……」她喃喃自語。
莫納看著呆頭呆腦的愛人,輕輕的彈了克拉可光潔的額頭一下,換來的是更多的攻擊。
「好痛、好痛、好痛!別捏了,小笨蛋。」莫納從臉上拉開克拉可的手,看著淚眼汪汪的愛人,卻不自覺地笑了。
即使試煉失敗也不會危及生命,但對於什麼都不知道的克拉可來說,在黑暗裡慢慢消失、感到自己正在死去,肯定很可怕吧。
只要能見到她安全的在這,而不是孤獨一人被死亡黑暗的絕望吞沒,其實被多捏幾下也沒關係,只要這絲名為克拉可的小火苗還沒有被絕望澆熄。
他輕輕吻去愛人臉上的淚水,看著哭成淚人兒的她。
他從沒看過克拉可哭,就連跟自己去暮土遇到冥龍、闖入盜賊的窩、擒住凶狠的暗殺者、或是在蓋房子的時候被釘子釘穿手,她都沒哭,但現在這雙紫羅蘭色的眼睛裡滿是淚水
啊,我們家的克拉可怕黑呢。
「我來了。」
這次,他才緊緊的抱住了他,而克拉可也終於接受了現實,又花了一些時間,慢慢找回了原有的冷靜。
「沒事的,我們會一起通過的。」莫納說,克拉可臉上的淚水已經乾了,伸手摸了摸莫納的耳環。
「這次也是你的考試?你們的考試都這麼難嗎?」
「不,其他關卡更難,但這個試煉的壓迫感是最大的。」更難的試煉……
克拉可光想到就打寒顫。
「那你知道怎麼離開對吧?」她滿懷希望地抬頭。
「不知道。」希望被澆熄了。
「……」克拉可不知是該感動還是吐槽。
感動在他義無反顧地過來找自己,無言在他的有勇無謀。
「我們會死在這嗎?」
「才不會!」莫納笑了出來「就算現在直接走進黑暗裡讓試煉失敗,也只會直接被傳回山洞中央罷了。」
「原來不會有生命危險?」克拉可覺得自己上當了,但隨即又想到了其他事情「那你幹嘛來接我?萬一你這次考試沒過怎麼辦?這次試煉不是很重要嗎?你就等我失敗了出去就好了嘛!到底在想什麼啊?你幹嘛……」
克拉可嘴上滔滔不絕地罵著,但心裡已暗自愧疚,雖說起因是莫納忘記帶東西,但要不是自己跟個智障一樣到處亂走,莫納也不會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走進來救她。
如果他這次試煉沒過,就是自己害的。
莫納不知道眼前的小可愛在想什麼,但肯定是在杞人憂天,他低頭吻了克拉可的前額,打斷了她的碎念:「別想太多,我只是不想讓妳一個人走在黑暗中,即使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走。」莫納說「讓妳體會死過一次的感覺?我才不會讓這種事發生,不管怎麼樣,我會陪妳。」
「……噁心死了。」結婚這麼久,她還是受不了他的肉麻,但仍緩緩地笑了,輕輕的勾起了他的小指。
他們一起點燃了蠟燭,有一步、沒一步的往前,而後來石碑出現的蠟燭也很詭譎的變成了三根,讓克拉可有點不安。
「真奇怪,我來的時候只有一根的。」莫納歪著頭,但也沒想太多,只有克拉可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先前都是拿到兩根蠟燭了。
「或許這個試煉還有第三個人啊。」她調皮地笑。
「別嚇我!我可不記得有士兵進來了。」
兩人一邊聊著,一邊點燃眼前的蠟燭。
剎那,那尖嘯的幽魂以一個不快不慢的速度衝了過來,快的他們閃避不及,慢的讓他們有時間環住彼此。
克拉可把頭埋在莫納的胸口,而莫納也把臉悶在克拉可的頭上,但除了一陣燒焦味,什麼都沒發生。
他們困惑的抬頭,莫納的斗篷被燒掉了,應該說,被啃掉了。
但兩人完好無損,只有手中的蠟燭晃的像快要熄滅。
「原來是這樣!」莫納領悟了通關的方法。
接下來的故事,你們都知道了。
他們一起走到了終點,見到了那個預言山洞裡的雕像的縮小版,雕像的眼神也沒那麼陰森森了,反倒有點可愛。
在看過那隻尖叫幽靈後,克拉可看什麼都可愛。
兩人跪坐到雕像前的祈禱地,低頭冥想,聚集雕像的力量。
「我想養冥龍。」正當雕像要集滿兩人的意志時,克拉可忽然說了這麼一句。
「蛤?」閉眼冥想的莫納被嚇的轉過頭去看了看克拉可。
此時,雕像已經被觸發,只見雕像從普通的石頭,變成了……會發光的石頭。
自那會發光的石頭中,吐出了兩片光翼,那是不屬於光子的光翼。
「……這感覺好奇怪。」克拉可觸碰光翼的一剎那,光翼從她的指尖流竄至她的體內,她感受到一股神祕而古老的力量。
「這股力量是借來的,現在我們應該可以直接出去了。」已經通過三次試煉的莫納稍微有些經驗,他們手拉手,往未知的黑暗走去。途中,那群幽靈不停的圍繞著兩人,好似是想將他們留下來作伴,但黑暗的形體在接觸到光明的剎那,只能變成無害的黑煙。
回到預言山洞後,克拉可感覺到那股力量脫離了身體,她像虛脫了一樣,膝蓋一軟跪了下去。
「我們回來了?」她看著一旁的籃子,那個莫納忘記帶出門的籃子,而那雕像的紅色眼睛已經變回了普通的石頭,不再隱隱發光。
「我們回來了。」莫納說,攙扶著克拉可起身。
山洞門緩緩打開,見兩人不是直接出現在預言山洞正中央的神壇,而是從試煉雕像的洞穴中走出,長老及長官就知道他們成功了。
「恭喜莫納!晉升四星!」長老大喊著,士兵們也適時的熱烈喝采。
最終,不只是莫納多了一顆象徵通過試煉的星星,連克拉克這個平民老百姓都拿到了一顆。
「這個星星可以幹嗎?」克拉可有些嫌棄的摸了摸胸口那個別針,又戳了戳莫納胸口的。
「代表妳比那些士兵還高級了。」莫納用下巴示意著前方那群正在喝采的觀眾,裡面不乏在第一個試煉就被刷下來的光子。
「那我也可以領天空議會的薪水了嗎?」克拉可的眼裡露出了貪財的光芒。
「可以,但妳還得通過前三個試煉才能拿的跟我一樣多。」
「那算了,我情願養冥龍。」
「傻子。」莫納摸了摸克拉可的頭,此時克拉可摸到了衣服口袋裡那些沉甸甸的蠟燭,她打算把這些蠟燭收藏起來。
這次的冒險並沒有削減她對於未知的恐懼,但至少她已經確信了,身旁這個人會陪她一起走過。
「莫納,我有件事要告訴你。」她緩緩開口。
#光的故事  #光遇  #光遇二創小說  #小說家  #小說創作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影的故事》第一章 第一節【很久很久以前】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