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〈復仇〉4.10完結

第十節【報仇】

在幾個女學生都羞紅著臉離開以後,克拉可才回到轉角,又變回了女生。
「妳還真是……熟練阿。」
「多謝誇獎。」
克拉可心情很差,她輕易拿到了想要的情報固然是好事,但接下來要面對的麻煩是:他們要怎麼跟莉絲說到話?
「回房間吧,反正該要的情報都拿到了,等莫納回來吧。」
最後三個人在禁閣迷路迷了個爽,就當觀光。
「啊?拿到了?」
剛回到房間的莫納,表情與其說是驚訝不如說是驚恐。
「嗯,你那裡呢?」
「轉職的事之後再說。莉絲有聽說了一些,關於流放的事,核對一下情報吧。」
核對出來的結果,三人知道了想要冥龍角的是薰,此外他因為使用違禁品做實驗被逮捕,莉絲則是因為幫忙走私而被逮捕。
「但是,他們說那個角是從魔法方舟來的,有編號有來源的樣子,雖然查不到。」
「造假的吧,應該是莉絲安排好的。」
莫納下了判斷。
「至少,往好處想,這件事跟高層無關。」
「是啊……科琳,接下來妳想怎麼做?」
科琳不得不面對現實了。
兩日後便是行刑日,四人混在人群裡看熱鬧,現場熱鬧的像遊行。
科琳看著那朵禁閣的櫻花,怎麼會是她?
那個正笑臉迎人、春風拂面、連頭上的緞帶都像聖物的莉絲?
那個曾經因為考古來到村子附近,跟大家關係都很好的莉絲?
真的是她?
克拉可現在維持著男人的面容,肩上坐著偽裝成孩童的科琳,科琳的臉被鳥面具蓋著,頭髮往頭上疏成兩個小小的毛筆刷。
克拉可看不見科琳的表情,但她自己的心情也一樣複雜。
她聽說了薰哥哥的傳言,薰哥哥在她心裡的形象鮮活了起來,不再只是那個多年前來到家裡,安安靜靜的男人。
薰哥哥原來是個脾氣暴躁的天才怪咖,為了愛人逃學七年,誇口說要做時光機,卻開發出能夠觀看記憶的技術的薰哥哥。
以及大家討論的最熱烈的「不存在的女友」。
不存在個鬼,粼姐姐那大海般的藍色眼眸,她到現在都記得。
只是連她也不知道,原來薰哥哥對她如此深情。
聽說了薰哥哥是用粼姊姊的靈魂石來做實驗,克拉可也想看看那個粼姊姊的記憶……不知道會不會有自己?
克拉可肩上的科琳,看著那個莉絲的表情,滿面春風,白皙的皮膚上泛著淡淡的紅暈,多麼美麗的一個人。
她臉上的表情不像是臨行前的悲愴,反倒像……反倒像要出嫁的新娘。
真不知是哪個天才想的,流放隊伍前彩帶漫天飛舞,甚至有花瓣。
但隨著時間過去,隨著那弔喪的鐘聲響起,她看見了那即將出嫁的新娘拔腿狂奔,天空中的彩帶此時像是飄散在空中的灰燼。
現場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又過了漫無目的的一小時,她們隨著人群擠到了外塔區,期間兩人與另外兩人失散,在狹窄的通道看見了面色慘白的莉絲被眾人駕著扶出來。
巡安官又哄又勸的,用力掰著她的手指頭,才從她掌中摳出兩塊石頭。
遠遠的,克拉可還是認出了那個石頭的顏色,那塊幽藍色的石頭,就是粼姊姊眼睛的顏色,那塊薰衣草色的石頭應該就是薰了,因為她也聽到了大家說著什麼喝黑水、自焚等等的字眼。
意料之外的變故,讓四人只能去房間重新聚頭,並討論對策。
三天後的審判結果再度下來,莉絲不知道為什麼,不需要被流放了,只要留在禁閣就好。
這無疑是個重大打擊,因為比起霞谷,在禁閣動手會更快被發現,撤離時間會大幅縮減──但就某方面而言,禁閣的守備也更加鬆懈。
光子阿,就是個沒什麼危機意識的和平物種。
半夜的敲門聲格外滲人,莉絲從噩夢中驚醒,手腕的傷口刺痛著,喉嚨也還在沙啞。
啊,是薰的鬼魂來敲門了吧,模糊間,她這麼想到。
敲門聲再度響起,她看向門板──是真的有人在敲門。
她打開門,是兩個小孩,戴著面具。
搞什麼?
此時的她並沒有心情哄小孩,但兩個小孩也不需要她哄,直接用腳卡住了門,硬塞進房間。
砰的,關上了門。
「你們……你們是誰家的小孩,這樣很沒禮貌。」
「妳好,莉絲,我叫科琳,是沙德家的小孩。」
小小孩摘掉第一層面具,因為只有身形變小,那臉仍是大人的臉,一切顯得尤為詭異,但莉絲已經感覺不到害怕。
科琳摘下了第二層面具。
隨著煙霧散去,那人影已經跟她一樣高。
「這樣,妳想起來了嗎?」
身後的那個男孩也扔下了矮人面具。
「是,我記得妳,原來妳活著。」
「我活著,我以為妳收到消息了。」
「我是有聽說妳逃跑,也有聽說妳回到暮土,但之後那幫人就消失了。嘛,無所謂,妳是來尋仇的吧。」
莉絲雲淡風輕的態度讓後頭的男孩有點火大,但他沒有上前,因為這是莉絲的故事,她必須自己處裡。
莉絲轉身,打開抽屜,拿出了一把過於華麗的匕首。
刀鋒出鞘的那刻,喬恩閃身上前拿住了她的手腕,並一拳灌到莉絲嬌嫩的臉上。
「妳要幹什麼!」
「……別激動,這是要給那個女孩的。」莉絲有點被打醒了。
「喬恩,謝謝你,我可以自己來。」科琳說。
「妳先把刀放下!」喬恩進入狂暴模式。
「喬恩。」科琳將手搭上喬恩的肩膀。
喬恩轉頭看著科琳的眼睛,再看看面前這個粉色頭髮的女人。
瘋了,這兩個人都瘋了。
他讓開,讓莉絲繼續動作。
莉絲倒轉刀柄,將那明顯只有裝飾用途的匕首遞給了科琳,科琳沒有伸手。
「殺了我吧。」
莉絲毫無波瀾,那眼神幾乎沒有生的慾望。
「告訴我,為什麼?」
「殺了我,不就得償所願?」
「我問的不是那個。我問的是:為什麼要對我家人下手?」
「呵呵呵呵……事到如今,很重要嗎?」
莉絲像被戳中了笑點,帶著漫不經心的微笑回答到。
要不是因為她臉上剛剛被揍過一拳,那嬌媚的笑容可以迷倒任何人……以及成功的激怒科琳。
「我說、為!什!麼!」
科琳搶過刀,向前邁了一大步,臉幾乎要貼近莉絲的臉,隨著那加重的語調,匕首的手把重重的敲擊桌面。
好幾個月來,喬恩都沒有聽過科琳的這樣語氣,充滿了感情,但卻不只是憤怒。
莉絲看著科琳扭曲的臉。
「……就跟他的原因一樣。」莉絲用下巴指了指繃緊了肌肉、隨時準備撲上來的喬恩。
「我沒有耐心,說清楚一點。」
「我說,就跟他為什麼陪妳來這裡的原因一樣。」
科琳緊皺的眉眼有些迷茫的看著喬恩。
喬恩的臉寫滿的不是憤怒、不是委屈、也不是悲傷,而是關切,他的眼睛從沒離開過科琳,他那伺機而動的身軀只為了保護科琳。
科琳好像明白了。
她舉起了匕首。
莉絲露出了微笑。
***
「為什麼?」
喬恩問科琳,科琳坐在床沿,用手捧著臉,頭髮像帷幕一樣遮住了她,喬恩看不見她的臉。
「科琳、看著我、看著我好嗎?」
喬恩不知如何是好,他跪在床前,不知該作何舉動的雙手最終覆上了科琳的手,隔著她的手捧住她的臉龐。
「你幹嘛哭?」
科琳聽見了他的哭腔,緩緩抬起頭,她沒有哭,但喬恩多希望她能有點反應,就像面對莉絲那樣。
「因為妳不哭,可是我知道妳難受。」
科琳呆呆的看著這個哭成淚花的男孩。
「……傻子。」
她低頭吻了喬恩的額頭,接著緊緊抱住喬恩的腦瓜子,緊緊的,不讓他看見自己的表情。
良久良久,她才抬起頭,摸著喬恩濕漉漉的頭髮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「你留了好多汗。」
她的鼻頭還有點紅。
喬恩沒戳破她的謊言,輕輕地笑了。
「是啊,是有點熱。」
***
幾天後,四人悠閒地離開了禁閣,期間,莫納已經不知道給多少人簽了名,而兩個「小孩」的臉被面具悶到快要長疹子。
莫納取得了轉職的相關建議,日後估計會從文官轉武官──並且一出去就要辦婚禮。
「是說,你們不報仇了嗎?」
洋溢在幸福的克拉可裡好像現在才想起來這件事,轉頭問到。
「我們已經報了。」
「啊?」
「她已經死了。」
「那所以我今天早上見鬼了?」克拉可有點驚恐。
「什麼時候?」莫納問。
科琳沒有回答,只是牽上了喬恩的手。
莫納看著身旁的人,她一臉寫著:別賣我關子!
莫納輕輕地嘆了口氣。
「克拉,我可以為了妳毀掉全世界,但如果我得不到妳,我想我跟死了沒有兩樣。」
***
下層暮土的夜晚沒有月亮,只有房裡悠悠的蠟燭光,在三人的瞳孔裡閃爍。
科琳揮刀,將匕首刺進書桌裡,莉絲原以為的劇痛並沒有襲來,。
她所期待的安寧也沒有到來。
莉絲的笑容僵硬了。
「殺了我吧。」
莉絲再次重複,科琳看見了她手上新鮮的劃痕。
「被刀刺很痛喔。」
「我知道,所以殺了我吧。」
這次她的語氣帶著懇求。
科琳也看見了她喉嚨的勒痕,她環顧房間。
她已經看見了這幾天一心求死,卻無法對自己下手的莉絲。
她笑了。
「祝妳安好。」
留下了這句話,她舉起手,將匕首插入書桌,翩然離去,全然不顧已經跪下的莉絲。
在門關上的那剎那,她仍聽得見莉絲撕心裂肺的哭喊,一遍一遍的,祈求她將自己帶離這個地獄,這個沒有薰的地獄。
「這樣就好?」喬恩有些困惑。
「這樣就夠了。」科琳牽起他的手,走回房間。
#小說家  #小說  #光遇OC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光遇小說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復仇》4.9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