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復仇》4.7

第七節【背叛】
旅行平淡而艱辛,因為不能仰賴任何交通工具,這段旅行格外漫長。
莫納也注意到了,有人正尾隨著他們。
不知過了幾日,科琳發現附近的景色愈發熟悉。
「快到村子了對吧?」
「你們村子在通往魔法市集的必經道路上。」
「所以才這麼發達,我當然知道。我的意思是,我們不能繞開嗎?」
喬恩大聲地說到,似乎是怕風沙掩蓋了他的聲音。
克拉可翻出地圖。
「等會兒到這個地標就向西繞開吧。」他指了指地圖上的某座破舊神廟。
因為旅途過於勞累,克拉可便決定維持男性的樣子,喬恩看著兩位俊男,只覺得自己又廢又醜。
「就是那裡吧?」
「啊,對,就是那座神廟。」
莫納顯得有些激動,他抓起了兩個孩子的手,兩個孩子為了他突然的親暱感到奇怪。
揮著斗篷,來到坍塌的神廟前。
「到了。」
「幹嘛停下來?」
喬恩滿臉奇怪,走進建物,他看見了裡面的人──天空議會巡安官。
幹,這也太衰了吧。
他無聲地罵著,盡量冷靜地退出去,不讓巡安官發現異樣,但下一秒。
「你們好,我們是接頭人。」
紫色眼睛的男人向巡安官搭話了,科琳與喬恩一臉沒反應過來。
「這兩個就是科琳跟……?」
「喬恩。不重要,重點是我們把人帶來了,懸賞金的部分……」
「你們!你們出賣我們!」
科琳露出了被背叛的表情,眼角盈滿了淚水。
喬恩當機立斷,用沒被抓住的手抽出小刀攻擊。
莫納先是將科琳踹倒在地,空出右手迅速接住了攻擊,一個俐落地繞背──喬恩倒在沙地。
「為什麼……」
科琳的眼淚都來不及滑到下巴,便也失去意識。
「醒來了?」
是熟悉的、沙德家的房間。
科琳從床上坐起,旁邊是被銬著的喬恩跟巡安官。
「莫納先生跟克拉……」她本想問,但想到了自己身處這裡的原因。
「那兩個渾蛋拿了錢就走了。」
喬恩冷冷地說,一邊氣自己從來都打不贏那個金髮自戀狂。
「他們是在保護你們,你們想要逃到什麼時候?」
某個巡安官說到,另一個巡安官打了個手勢,讓他把喬恩帶離房間。
房間裡剩下兩個巡安官跟科琳,其中一個開口了。
「妳是沙德家的小女兒,科琳·沙德,對吧。」
「……對。」
「嗯,剛才村民也指認了。那我們進入正題吧,妳為什麼要逃跑?」
經歷兩個小時的分開訊問,喬恩一再重複天空議會的無能,他們根本保護不了科琳,所以他才帶著科琳避風頭。
至於科琳,也完美的迴避了違禁品的話題,只是試圖讓巡安官相信自己只是個受害者,並且意氣用事想要自己找出滅族兇手並報仇。
見他們還年輕,巡安官相信了這種年輕人的草率行徑。
「那你們怎麼會想到要去找莫納?」
「不然我們還能找誰?你們嗎?」
「……反正現在人家好心把你們送回來了,就好好待著吧。」
「我沒辦法相信……他們居然就這樣背叛我們……」
科琳喃喃自語,喬恩坐在一旁,氣到說不出話,旁邊的巡安官則勸慰兩位道:「他那樣是對你們好。」。
巡安官走出去,跟走廊上的同僚抱怨著小鬼的無禮,以及這幾天跟蹤他們的辛苦。
這已經是他們回到沉睡村的第二周,而那兩個王八蛋拿了懸賞金就拍拍屁股跑了。
當初有幾名守備隊隊員私下協助兩人逃跑,但其他村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甚至有人臆測科琳肯定是被綁架、而喬恩是被滅口了。
這次,村民們歡迎著沙德家的遺族回來,也諒解了這個小女孩,在他們眼中,這不過就是個過度驚嚇的孩子,不能怪她拋棄義務逃跑,畢竟誰都怕死的,何況是這個剛經歷過滅族的可憐女孩。
在這種情緒中,科琳就這樣被大家保護著、擁戴著,準備繼任下一任村長,喬恩也被任命為守備隊副隊長。
從那天起,他們無論去哪都有人看守著,想逃也逃不掉。
平淡的日子很快就來到兩個月後,巡安官滿意的發現兩人放棄了逃跑的想法,並從被暗殺的恐懼中慢慢回復過來,興許是長期的旅途讓兩人的神智快被磨盡,甚至懷疑起那些他們所謂的暗殺及被跟蹤是不是自己的錯覺。
此時的村裡安保更加嚴密了,巡安官也時不時的在附近巡邏,想必那團夥找不到機會。
「辛苦了,這邊就讓我來吧,您先吃飯去吧。」
喬恩有禮的向駐守的巡安官說道,跟初次見面時的防備樣子判若兩人。
那巡安官樂得開花,立刻就去小酒館找女招待了。
喬恩開門進入村長辦公室,看見埋首於羊皮紙的科琳。
科琳看到他進來才注意到時間,停下筆伸了懶腰。
「怎麼?你找我有事嗎?」
「啊,沒有,只是來通知村長大人一聲,巡安官吃飯去了,守備隊正在換班,等等就到。」
「別那樣叫我!」科琳拿起一張揉成球的廢紙扔了過去,喬恩接住了,並在手上把玩。
「喬恩……你會不會也覺得,真的是我們想太多了?其實他們根本就只是普通的劫匪而已……」
科琳趴在桌子上,瞪著桌上的各種文件。
「但也不能說妳當初的擔心是錯的,萬一他們真的想把所有知道角的人滅口,妳還沒逃跑,那就真的沒了。」
喬恩剛訓練完,沖過澡就過來了。
「真的開始懷疑自己了……」
喬恩沒有說話,因為他也對前幾個月自己的篤定感到愚蠢及困惑,自己怎麼就那麼肯定他們一定是衝著角來的?是因為地下室的寶箱幾乎沒動過嗎?
就跟莫納說的一樣吧,或許他們只是覺得,村長辦公室牆壁裡的寶箱更有價值所以才選擇幹走那個保險箱,一切只是湊巧。
那這樣他們做的事不就白費了……
「晚上,要不要對練?跟莫納學了兩個月,覺得守備隊的前輩都弱爆了……雖然還是打輸了,呵呵。」
看得清楚攻擊跟身體能不能躲開畢竟是兩碼子事。
「不了,我有好多事要做,原來爺爺以前都要做這麼多事……」
科琳的睫毛低垂,沒有回應喬恩的玩笑話,桌上的各種卷宗錯亂的交疊,都是村長的責任。
自從她家被滅族以後,她就有氣無力的,變了一個人,喬恩只能用極端的活潑及憤恨來掩飾自己的擔心,他覺得如果沒有人幫科琳表現出這些情緒,科琳只會憋壞。
「喬恩,為什麼一定要報仇?」
像是閒聊一般,科琳問出了這個幾個月以來的問題。
「因為那是妳的家人。」
喬恩不是很懂她這樣問的理由。
「可是報仇了又換不回他們的性命。」
「那、那妳的心情怎麼辦?妳不恨嗎?」
「恨是恨,但我不認為我殺了他們之後,心情會因此好起來,人死了就是死了。」
喬恩一時無話可說。
當他失去父母的時候,他恨不得能把那些劫匪殺光,把冥龍通通從天上扯下來,直到現在都是,所以他不懂為什麼科琳如此消極。
「但、我以為妳很愛他們……」
喬恩咬著牙說。
「不是只有跟你一樣滿腔憤怒才是愛。」
科琳面無表情,喬恩知道自己說錯話了,但也沒有要道歉的意思。
「喬恩,不要把你自己的願望加到我身上,請你出去吧,我要辦公了。」
是啊,想報仇的只有自己呢。
喬恩默默退出門外,扣上了門,他倚著門板蹲了下來,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忽然,房內傳出巨響,是椅子掀倒、桌上的東西四散的聲音──以及人倒地的聲音。
猛地推開門,面前是不知哪來的黑衣人,手握利刃。
#光遇OC  #光遇小說  #光遇二創  #小說家  #小說創作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