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7完結

第七節【雙宿雙飛】

〈事發前三十六天〉
某個教授一向與薰不合的教授,向審判官舉報,薰的實驗室裡有冥龍角,並且似乎是莉絲提供的。
「你說你是怎麼知道的?那個冥龍角?」
「偶然經過薰的實驗室發現的。」
教授這樣說到,審判官半信半疑,就他所知,薰的實驗室老是傳出爆炸聲,怎麼會有人想靠近?
 看著老者的表情,教授補了一句。
「畢竟他實驗室老是有噪音,我就想過去看看,沒想到……」
「那你怎麼知道是莉絲幫忙走私的?」
「呃……」
看著教授一臉錯愕,讓人不禁懷疑起他到底怎麼當上教授的。
「怎麼?瞎掰的?」
「不是!當然不是!是……是我收到了舉報……」
「有證據嗎?」
教授只能從懷裡摸出了一封黑函。
一開始他並不想交出黑函,畢竟他也不知道寫信的人是誰,他想等查出來後再好好跟那個光子聯手。
那個傲慢自大的小鬼就是欠教訓。
「我四天前上班時看到的,一開始我不信,後來查證幾次後,我發現那小子真的有冥龍角……所以我認為莉絲的部分也是真的。」
審判官拔下眼鏡,擦了擦,又戴上。
仔細看著那封黑函,黑色的信封上什麼都沒有,裡頭的紙摺的整整齊齊。
「行吧,我現在聯絡巡安隊。」
〈事發前三十五天〉
莉絲與薰於下午四點三十六分被捕。
薰的房間被搜查,莉絲的房間也不放過。
巡安官向禁閣的高層匯報了結果。
 從薰的實驗室搜出冥龍角,但房間並無特殊物品。
莉絲的房間裡搜出了特別的東西──莉絲與接頭人買冥龍角的收據、價錢,整整齊齊地放在書桌第一層的抽屜裡。
收據顯示:這支冥龍角的來源是魔法市集。
於是禁閣長老立刻派遣巡安隊去查那支角的來歷以及編號,奇怪的是,他們什麼也沒找到。
〈事發前二十一天〉
審判剛結束沒多久,這件事迅速傳遍了禁閣,薰的房門也被敲爆。
但薰沒有打算回應他們的意思,他直接用魔法把房門封了起來,不管誰來都不開。
莉絲擔心他餓死,便會偷偷在他房門放食物。
想當然,是文絲未動。
為了薰的減刑,她真是操碎了心,四處拜訪教授,還跑到審判官面前求情;看著莉絲長大的審判官確實也不想判得太重,以免連累到親如孫女的莉絲。
「妳怎麼就那麼傻呢……」
老者頻頻嘆氣,不停的擦著眼鏡。
「拜託了,請不要流放他,他是個人才,不應該就此止步。」
「那妳覺得怎麼判才好?」
莉絲說出了自己的提議,審判官沉吟了一會,便答應了,這倒也是個不錯的方案,只要說服其他教授及高層即可。
莉絲開心的抱住了老者。
「謝謝你!」
審判官看著樂的開花的莉絲,只能無奈的笑著。
***
〈事發前十四天〉
在經過內部鬥爭後,薰與莉絲的判決很快就出來了,他們被派到霞谷的某個偏僻小鎮,作為研究員研究先祖,並且被剝奪披風,需要帶著能被追蹤的器械。
聽到這消息的莉絲朋友們雖是放下了心,但仍依依不捨。
「我們會去看妳的……」
「妳的老闆會打死妳,那裡超遠的。」莉絲笑著說。
「……妳跟他相處起來真的沒問題嗎?畢竟他……」
朋友欲言又止,其他人都明白他的意思。
「沒事的,他是個好人,只是在被逼急了的時候會口不擇言。而且我也覺得他以前的那番話只是想趕走我們,並不是他真的那樣想。」
語畢,大家在這朵櫻花上彷彿看見了人性的光輝,紛紛感嘆莉絲就是人太好。
「是說,這件事情據說是有人匿名爆料,妳有頭緒嗎?」
「沒有欸……」
「隨便一個人都可能爆料吧,畢竟討厭薰的人,隨便在禁閣拿石頭都能砸到一個。」
大家都笑了,只有莉絲在著墨那個問題。
是啊,審判官是怎麼想的?他覺得爆料者是誰?
薰呢?薰佑是怎麼想的?
她沒去問,畢竟這種事他也不可能說。
***
〈事發前七天〉
半夜,薰偷偷溜出去找食物,他不想碰莉絲留在房門口的那些,但也不想餓死,或許可以去公共食堂的廚房裡碰碰運氣。
他已經知道了刑罰內容,比起流放暮土,霞谷的村莊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,但他仍然沒原諒莉絲。
這幾天有好幾組人一直來騷擾他,不外乎就是要他交出那塊已經實驗成功的靈魂石。
一開始,薰嘗試著跟他們說理,要他們找別的靈魂石來試,但他們沒人願意。
誰會想拿自己阿嬤的骨灰來做科學實驗?
沒錯,在薰的理解中,靈魂石就是一個結塊的骨灰。
但他仍然珍惜這顆外型如晶石般的骨灰,畢竟這坨骨灰,曾經是她有血有肉的證明。
***
〈事發前三天〉
判決已經下來了,薰需要交出那顆石頭,以作為研究用途,在出發去霞谷服刑的當天就會強制收走。
莉絲很擔心薰,但其實……也沒那麼擔心。
收著行李的手甚至有些雀躍。
在霞谷,可以一起看雲彩,看赤紅的日落,共進每一頓晚餐。
他們可以一起做研究、一起實地考察,甚至連枯燥的翻閱文獻都可以令莉絲感到期待。
她回想那霞紅的雲彩,據說那裡也是父母定情之地。
是阿,紅色的,霞谷是紅色的,絕對比什麼藍色的雲野好。
〈事發前兩天〉
薰抱著石頭,看著粼粼的回憶,陷入了沉思。
事情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?
到底是哪一步走錯了?
打從一開始的動機就錯了嗎?
為什麼會被告發?是誰告發的?
薰想到了好幾個可疑人物,大多是討厭他的教授。
要查嗎?
查清楚了又怎樣,重要嗎?
薰的房間現在跟垃圾場一樣,不過他也沒有心情去整理。
送報的依然準時投信,那些報紙就這樣層層疊疊的躺在門口,薰有時無聊了就會去翻翻,反正在房間裡他也沒事幹。
薰瞥見了今日的報紙頭版:『暮土洗劫事件仍無法確認犯人身分!光子們大聲疾呼還我公道!』
內容不外乎就是該村村民抗議著天空議會的無能,別說是確切的團體了,連是哪種類型的團體都不知道,只知道可能是村長的仇家。
他想起那天莉絲靠在自己胸口大哭,把右胸的衣服都染濕了。
他還記得莉絲怒吼著要那些黑道去死,怒吼著應該快點取締那些黑道。
為了安慰她,他也答應了要陪她去告別式。
啊,原來事情已經過那麼久了啊。
他愣了一下,重新看了一次內文。
內文寫著光子們正大肆抱怨天空議會的無能,到現在連那群犯人的身分都無法確認。
身分無法確認。
他摸了摸右胸。
〈事發前一天〉
薰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行動,即使知道了真相,事情也不會比較好,應該說,只會更糟,但他還是行動了。
晚上,薰從審判官的辦公室搜到了那封密函,那張紙被折的整整齊齊,放在黑色信封裡。
光線很暗,那些字看起來更黑了。
上頭清楚寫著薰與莉絲的罪刑,指控他們有冥龍角,並且正在做非法實驗,只要在合適的時機闖入實驗室,就可以找到冥龍角。
字很整齊,整齊到沒有個性。
他將那張有摺痕的紙塞進信封帶回去,想檢驗上頭的痕跡。
至於被逼著喝了大量吐真劑的審判官,薰在確保了他不會有生命危險、並且會好好睡上五天以後,便離開了,順便把審判官塞到了某個置物櫃裡,還貼心的幫他墊了個抱枕。
回到實驗室,薰有點懷念的摸了摸那些老舊的好夥伴。。
實驗室意外的很整齊,薰猜測是莉絲來過。
那些被搜查人員折磨過的紙張被折的整整齊齊,用夾子夾好,物品也井然有序的擺放在一起,明顯就是莉絲的作風。
桌上放著實驗器械,研究用書,被揉爛但是又被鋪平的紙張,幾個裝滿黑水的大玻璃瓶。
他拿出一些簡單的工具開始檢查信的痕跡。
但那些工具都沒用上,他看著那些字……應該說,墨水。
他又點了盞燈,更加仔細的看了一次。
過了一會後,薰抱了幾瓶黑水,便離開了實驗室。
以往他總覺得旁邊的人要嘛是瞎子、要嘛是白癡。
現在他才發現那個又瞎又蠢的是自己。
 上面的字,不是黑色,是深紫色。
〈事發當天〉
負責押送兩位犯人的巡安官已經就定位,莉絲也全副武裝準備出發。
現場熱鬧的程度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辦什麼遊行。
縱使帶著手銬,但莉絲的著好心情依然輕盈,就像現在在天空飛著的鴿子一樣潔白。
嘛,流放歸流放,但去霞谷的偏鄉做實驗什麼的,總有種蜜月旅行的感覺;她還特地在前一天重染了頭髮,並在出門前綁上了絲帶。
她一直記得薰的那句:「妳的粉色頭髮很好看」。
大家熱淚盈眶的團團圍著莉絲,要她一定要記得寫信,莉絲也滿面春風的一一告別。
大家看著莉絲的笑臉,不禁為她的強顏歡笑而心疼──至少他們認為那是強顏歡笑。
在不知道收到了多少手帕之後,莉絲期待的那個人卻遲遲沒有現身。
 而巡安官們在等的那個人也還未現身。
大家都很困惑,薰是要受罰的,所以會想逃跑很正常,不過薰應該沒蠢到會想跑,畢竟被抓回來的下場只會更慘,估計只是拖拖拉拉不想來吧,他本來就是那種人。
但審判官跟莉絲的感情很好,怎麼會在這麼重要的場合遲到呢?
隨著分針走了一百八十度,圍觀的群眾漸漸失去了熱情,莉絲已經把朋友給她在路上喝的紅茶給喝光了,但審判官遲遲未出現,薰也不見人影,教授們只能無奈地派人去找。
又過了好一段時間,因為過久的等待,空氣中有著膠著的凝滯,有些光子已經離開,莉絲的蝴蝶也都停在某個地方休息。
報時的鐘叮叮噹噹的響了起來,宛如喪鐘。
終於,一人匆忙地跑來,腳步聲帶來些許希望。
那光子喘著粗氣,說是在置物櫃找到了昏迷中的審判官。
大家震驚之餘,也立刻聯想到犯人的身分。
「快去找薰!看他潛逃了沒!」
大家震驚於薰竟然蠢到幹出這種事,但又覺得是情理之中──畢竟薰幹出什麼都不奇怪。
巡安官們四散行動,其他光子們也加入了尋找的隊伍。
莉絲攪動著手指,努力讓自己不要咬嘴唇,免得口紅掉色。
很快,他們就找到了薰……或者是說,曾經是薰的東西。
薰的房間空無一人,整個房間都被燃燒的煙熏的黑乎乎的,房間正中央顯然是起火點,那些被燒的破爛的報紙灰燼因有人經過而揚起。
這房間唯一的窄小通風口也被擋住,顯然是不想讓人發現裡面有東西在焚燒。
巡安官第一時間讓一個同僚堵住門,別讓人進來;並派了另一個去通報狀況。
桌上放著幾個原應該透亮的玻璃罐子,巡安官用手抹了一下裡面的殘留液體,湊到鼻子旁聞了一下──是黑水。
已經按耐不住的莉絲很快也趕到現場,被兩個巡安官架住。
她一邊掙扎一邊努力往房裡望,房中央的灰燼裡有東西在閃著光。
她狠狠地咬了巡安官一口,趁著巡安官鬆手之際撲了進去。
那游絲般的光線是從灰燼底下散發出來的,莉絲迅速撥開那堆灰燼,白色的蕾絲洋裝被灰燼弄得髒兮兮的,淺紫色的蝴蝶結也在與巡安官拉扯時歪向一邊。
灰燼底下,莉絲清楚的看到──那是靈魂石。
其中一顆泛著藍色的幽光,另一顆則是接近於灰色的紫羅蘭色。
那個再熟悉不過的顏色。
門口的巡安官也算是莉絲的熟人了,見她一動也不動的跪在那攤灰燼裡,他只能又哄又拽的把她從地板上拉起。
莉絲緊抓著那顆紫色的石頭,想多感受一點溫度,但距離火燒已過了不知道多久,那石頭早已冷透。
「信……那裏有信。」
莉絲眼神空洞,但仍精準捕捉到了那個根本不起眼的信封。
昏暗的房間裡,巡安官瞇起眼睛,才看到早已被燻黑的被單上確實有信。
他小心地拿起那個信封,將上頭的灰燼吹開,那是一個黑色信封。
莉絲認得那個信封。
巡安官打開信封,裡面有兩封信,一封折的整整齊齊,一封則明顯是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,很有薰的風格。
上頭,歪歪扭扭的寫著。
「願妳安好」
這四個字是用正紫色的筆寫的,紫到眼睛會痛的紫。
〈事發前四十天〉
光子在教授的信箱裡投下了一封信,用黑色的信封。
投出去之前,光子又把手縮回來,抽出信件再三確認,確認自己沒有留下任何痕跡,才又把信折的整整齊齊,放進信封,再投進去。
而她在準備走出內塔時遇見了警衛。
此時已是深夜,警衛發現了那人的來向是研究區,便警覺的攔路了那人。
「等一下!你是誰?這時間在這幹嘛?」
那人頓了頓,將帽兜掀下。
「唉呀,妳大半夜在這幹嘛阿?」
看到是熟人後,警衛鬆開了正準備掏出來的武器,笑盈盈地問到。
「想看看光鰩,有點失眠。」
「確實,這裡景色不錯呢!」
兩人抬頭看著巨塔內的星空,以及一隻隻不算活著、但也不算死去的光鰩,時不時發出哀鳴。
她的星空下的頭髮如同櫻花。
但那雙火燒的眼睛卻像條鎖定獵物的冥龍。
小說家 小說 二創故事 光遇小說 光遇OC
#小說家  #小說  #二創故事  #光遇小說  #光遇OC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6.2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復仇》4.1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