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6.2

第六節【救贖】(下)

「你要現在去找她?畢業前夕?」
「我要去找她。」
薰沒有絲毫紊亂的收著行李,但卻答非所問,讓站在薰房門口的莉絲氣笑了。
「你一個人要怎麼找?」
「我會自己想辦法。」
「薰……就剩下幾周,你就可以畢業了。」
「我可以再讀一次書,但我只有一個她。」
「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,母親失蹤時我也是這樣……」
「妳的媽媽到現在都沒找回來。」
莉絲有些生氣了。
「對,沒找回來,所以呢?」
「所以跟我的情況不一樣,我會把粼粼找回來。」
薰背上行李。
「你現在是在說,我媽回不來是我的錯囉?因為我沒去找?」
「不是,抱歉給妳這種感覺,可以讓開嗎?我要出去。」
「不讓!知道你失蹤的時候,我有多擔心嗎!」
「知道。」
薰的回答讓莉絲愣住。
「因為我的未婚妻也失蹤了,我跟妳一樣了解這種悲傷。」
「她根本算不上是未婚妻!」
莉絲脫口而出,薰不解的看著她。
「你才十七歲!說什麼未婚妻!再說了,你們這八年根本就沒見過面吧!」
薰的臉上寫著越來越多的煩躁。
「我愛跟誰結婚、幾歲結婚,都不關妳的事,妳到底讓不讓?」
莉絲忽然發現,薰真的長高了很多,不知不覺他的手掌已經比她大了,也有著男人的寬廣臂膀,除了還有些單薄的身形看得出少年的樣子以外,他已經從第一次見面時的男孩,變成男人了。
而這個男人,絕對有辦法用半隻手就挪開她。
她只能放手一搏。
「薰,我知道你真的很難過,我也很能理解,但是你再考慮一下好不好?大家真的都很擔心你……」
「我不需要妳的同情!」
「這不是同情!」
「夠了沒有?妳、還有走廊上那幾個都一樣!」
在走廊的幾個朋友忽然抖了一下。
「你們之所以安慰我、說要陪伴我,不就只是想看著我被羞辱、然後得到快感嗎?」
朋友們的臉色被震驚、悲傷、不解所凍結。
一個男的沒忍住,衝過來朝薰就是一拳。
「你他媽怎麼說得出這種話!」
「怎麼?不好意思承認?承認你們看著別人被現實輾爛時,心裡想的其實是慶幸!慶幸那不是你!」
薰沒還手,只是站在那裡,但他說出口的話,比正在揍他的拳頭更傷人。
但他忽然轉身看向莉絲。
「少把種廉價的同情包裝成關心,令人作嘔。」
薰冷冷地說。
「妳也是,妳根本不愛歷史,妳只是不敢承認妳媽為了這件事而放棄妳。」
莉絲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。
「妳只是虛偽而已。」
剩餘的人也都沒了動作。
薰推開他們。
「再見。謝謝你們的關心,我很好。」
他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***
莉絲其實不太記得朋友們安慰了她什麼,她只知道:薰的那雙眼,已經看穿了她,看穿了她的整個人生,從第一次見面起便是如此。
歷史很偉大,歷史必須很偉大,不然為什麼媽媽把歷史看的比她重要?
為什麼媽媽要離開自己去尋找什麼歷史?
自己執著於歷史、投身於研究,因為如果她承認了她認為歷史沒那麼偉大,那被自己母親放棄的她自己又算什麼?
難道我不是妳的現在式嗎?
為什麼,為什麼放棄了我?
我對任何人而言,有重要過嗎?
在那之後,莉絲發了不明原因的高燒,躺在床上整整一個禮拜。
而他們的朋友們,再也不提薰,甚至不辱罵他、也沒詛咒他,就只是輕描淡寫地,把薰從生活中抹掉。
高燒起床後,莉絲彷彿忘了那天她所想的所有事情,再度更加狂熱的投入歷史研究工作。
她甚至找到了旅行中的薰,請他在尋人時,順便幫忙找點東西,例如先祖遺留下的魔法、先祖的石燈、先祖的舊住所等。
「不管怎麼樣,旅行總是需要錢的。」
莉絲說,兩人站在風沙裡,這次薰離開後他倆第一次見面。
薰顯然也沒料到莉絲還想幫助他,但他並沒有對曾說出口的話道歉,只是接受了提議。
這段日子裡,兩人的關係就只是供需關係。
但莉絲總能從各種地方看見他那雙眼睛,幾乎被灰色佔滿的薰衣草色,銳利的可以割開她的心。
***
薰完成了旅途,他回來了。
他的手上多了兩個戒指,一個有著藍寶石的戴在中指,而戴在小指的那個明顯是女款戒指,上頭是薰衣草色的寶石。
看著憔悴不堪的薰,莉絲卻看見了光。
他懂她,他點破了她人生的方向。
薰說的對,她根本不愛歷史,她只是不承認自己在爭奪媽媽的愛時,輸給了這東西而已。
而現在,她已經獨立了,她要為自己而活。
她現在最想要的,就是那雙眼睛,只看著自己。
光遇OC 光遇同人小說 光遇二創 二創 小說家
#光遇OC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光遇二創  #二創  #小說家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7完結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