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6.1

第六節【救贖】(上)

〈事發前五個月〉
莉絲最近很忙,下班後不是去找教授聊天、就是跟各部門的朋友吃飯。
那個老愛擦眼鏡的教授很疼莉絲,莉絲喜歡找他聊天,除了討好他以外,也因為能聽見爸爸媽媽的故事。
說自己不想媽媽是騙人的,但比起母親的臉,她記得更清楚的是母親的背影。
媽媽總是走得很快,因為想快點完成工作。
媽媽總是讓莉絲乖乖在旁邊,因為她要工作,而莉絲就會乖乖在旁邊磨墨。
這是媽媽的老習慣,她不用別人做好的墨水,而是自己磨墨汁,莉絲便模仿著媽媽磨墨,雖然媽媽還是不看她。
後來莉絲終於找到了讓媽媽看她的方法──只要自己也讀歷史就好了。
那時她不懂歷史有什麼了不起,但是既然媽媽這麼喜歡,肯定是很厲害的東西吧?
後來,她知道了為什麼研究歷史是偉大的,也發現了探尋過去的美妙。
但感覺總怪怪的,這就像莉絲要了一杯全糖的紅茶,喝下去時感覺卻只有半糖。
莉絲並不介意,還是跟著母親磨墨、讀書、寫字,寫出一篇篇的論文身子。
自從母親為了考古而在暮土失蹤後,莉絲也失去了生活的重心,但很快,優秀的她就又變回了平常的樣子,她試著模仿母親,想把頭髮挑染成那種帶著粉色的銀,但卻失敗,變成了櫻花的粉。
她每天讀文獻,在禁閣裡上上下下地跑,想找出先祖遺留下的書到底在講什麼;她研究母親的手稿,與母親的舊同事(沒有一起失蹤的那些)成了同事;甚至進入了書院,目標是成為中級魔法師。
她的人生很明媚,那一絲喪母的陰影甚至為了那抹嬌豔的粉增添了色彩,大家都很喜歡這朵禁閣裡的櫻花。
她很感激大家對自己的好,但難免還是會累。
後來,她在禁閣的某個破舊的涼亭裡,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全糖紅茶。
想到這,莉絲的腳步停了下來,同伴好奇的問她怎麼了,她笑了笑,說想起自己有事情要辦,就不跟他們一起吃飯了。
獨自一人回到房間,她泡了一杯紅茶,混了牛奶,嚐了一口後,又加了蜂蜜,獨自陷入那杯全糖紅茶中。
***
「你是那個天才少年吧?」
這個身旁攤著著一堆書,卻在上面畫畫的男孩,有著一雙漂亮的薰衣草色眼睛。
「不是,我是薰。」
「這不是一樣嗎?」莉絲笑著。
「不一樣。」
莉絲打量著他,發現他甚至連少年都稱不上,頂多是個小鬼。
「妳是莉絲。」
「你知道我?」
「嗯,妳很虛偽。」
「……你真是有禮貌阿。」
「謝謝。」
莉絲轉身要走,但不知出於何種原因,她還是坐了下來。
她不想去圖書館,因為那裡有很多認識她的人。她也不是討厭他們,只是今天有點累。
「是我先來這裡的。」
「這裡又沒寫你的名字。」
「妳會干擾到我。」
「干擾到你什麼?畫畫?」
看見男孩脹紅的臉,莉絲只覺得可愛,她還留意到了一旁的紙,上面寫滿了單字,有些還寫錯,而其餘地方則寫滿了字典的解釋;很像小時候的自己在看媽媽的書時所作的筆記。
「你認不得那些字嗎?」
「認得!那只是……筆記!」
「好啦好啦,不然這樣好了,我唸書給你聽,你讓我待在這。」
小小的男孩猶豫了一下。
「……妳的粉色頭髮很漂亮。」
這算是答應了嗎?莉絲搞不懂這小孩的腦迴路。
自此之後,莉絲就常常給他唸書,薰也會教她施展魔法的訣竅,兩人就這樣相輔相成,甚至有了共同的朋友,大家都不討厭這個有些倔強的小男孩,他在課業上的超齡表現以及時不時流露出的純真,總給人一種會心一笑的孩子氣。
後來那個祕密涼亭,就成了幾個死黨的讀書會場所,先是有人撲了一張地毯,接著有人搬來零食櫃,有人搬來書桌、椅子,有人堅持要在旁邊點蠟燭並立起了幾個書架,還有人自作主張搭了吊床,生了小火爐──然後不小心把那條地毯燒了。
配合著薰畫在地上的魔法陣,這古舊的涼亭竟硬生生給人一種黑魔法集會所的感覺,大家也總是戲稱這個讀書會為黑魔法集會。
***
那天,一樣是朋友們的黑魔法讀書會,薰短暫的離開了自己的座位。
因為自己實在看不懂課本上到底在說什麼,莉絲便順手拉過薰的課本,翻了一頁,她看到了一封未寫完的信。
旁邊的朋友立刻湊過來。
「這是薰的吧?」
「他老是在寫信,不知道是給誰的。」
嘰嘰喳喳討論正熱烈了,事主就回來了,立刻衝上去搶過信。
「幹嘛?女朋友的阿?」朋友打趣的說,四五個人開始起鬨。
「不是!要你管!」
「阿你不是天降的!師父就在樓上阿!你是能寫給誰?」
「女朋友!天才少年有女朋友!果然是全方位的人生勝利組!」
「啊啊啊啊來讀書還要被灑狗糧!有沒有良心啊!」
「幹,閉嘴啦,看別人的信有沒有羞恥心啊!」
「沒有阿,沒聽過物以類聚嗎?」朋友回嗆。
「就算物以類聚,你們也沒比較聰明阿!」
薰很快岔開了話題,朋友們也開始辯論起這裡誰最沒羞恥心,以及誰最聰明,而莉絲已經記住了信上的名字,粼粼。
她有嘗試過探聽那個名字,但只能換來薰不耐煩的怒火,要她不要干涉自己的隱私,莉絲也就不再提起了,但她總會偷偷的溜去信件收發室偷看他的信。
她怎麼偷看的?
不外乎就是朋友多,利用了與在收發室工作的朋友的接觸機會,偷偷打了收發室的鑰匙,再趁半夜溜進去。
後來她發現自己找信太慢了,便訓練了那些輕巧的獵犬。
總在房間內翩翩起舞的小獵犬們,偶爾會停在她的髮絲上,跟著她到處跑。
因為這些蝴蝶,莉絲才獲得了光之公主的稱號。
***
莉絲依然摸不透,薰為何鍾情於那個女孩?
明明兩人在分離後從未見過面,僅僅只是透過書信連絡。
耐不住好奇,她偷偷去找了那個女孩。
那女孩與她年紀相仿,有著一雙寶藍色的眼睛,鼻子有點塌,手指上有著厚厚的繭,頭髮隨意的散在空中,披風也是最樸素的樣式;她跟那女孩問路,順便閒聊了兩句,便離開了。
那就是個普通光子,腦子看起來還不太靈光,薰到底為什麼那麼癡迷?
不如減少兩人的通信試試看吧。
她,開始「收藏」起薰寫給那個村姑的信。
那封求婚信也被她收了起來,她甚至假冒那個村姑,寫了回絕信。
但她不知道,沒把那封信寄出去的後果。
***
在薰回來前,意外就發生了。
薰的考察團隊在暮土遭遇襲擊,一夥人不知所蹤。
為什麼又是這樣?
先是媽媽、又是薰,為什麼自己在意的人總是一點點離去?
她回到房間大哭,房門外的朋友們不知所措的等著,也沒敢敲門。
在那段懸著心的日子裡,朋友們還是常常去到那個黑魔法教室,但那地方的零食好像沒那麼好吃了。
***
不久,一個老頭來到禁閣,詢問薰的情況。
一個朋友知道了有人來找薰,立刻跟莉絲通風報信。
莉絲很在意薰,只要沒瞎都看的出來──除了薰。
聽到有人來找薰,莉絲滿腦子空白:他們怎麼知道薰出事的?這種事情只會通知師父,但薰的師父在禁閣。
所以他們怎麼知道的?
眼下,那個老頭並不知道薰去了畢業考察這件事,自然也不會知道他可能已經罹難。
在深入思考這些事以前,莉絲又想到了另一個嚴峻的問題。
那些藏起來的信怎麼辦?要趕快放回去嗎?
萬一薰回來後,指認他有寫信通知自己去畢業考察,那不就完了?
(呸,莉絲掐了自己一把,什麼萬一,薰一定會回來的。)
更別說,那封信裡不只說了自己要去畢業考察,還順道跟那個村姑求婚了。
低頭看了錶:晚上七點。
萬幸,收發室已經到了下班時間。
她冒著風險把信放進了檔案櫃。
也幸好她有這麼做,因為薰的朋友一臉困惑的告訴那老者,薰常常寫信給雲野的某個人,畢業考查這麼重要的事,他怎麼會沒說?
第二天,在上級的壓力下,收發室的人重新把辦公室翻了一遍,找到了幾封未被寄出的、薰手寫的信。
雖然收發室的工作人員一再強調自己真的沒看過那些信,但仍被開除了,還一次開了好幾個。
在幾個月後,薰真的回來了。
對於薰的歸來,莉絲總認為一定是自己對先祖們的祈禱奏效了。
也很感謝幾個月前的自己有把那些信放回收發室,不然可就穿幫了。
但她沒有料到那個村姑竟然出發去暮土找薰,而薰也追了過去。
至今,莉絲都還會夢到那封曾經被自己扣留的求婚信。
以及一直困惑著,到底為什麼,為什麼雲野的那個村姑會知道薰出事了?
如果那時候自己沒幹那些多餘的事,沒把那封信藏起來,薰是否就不會離開?
#光遇OC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光遇二創  #二創  #小說家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5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6.2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