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5

第五節【實驗成功】

〈事發前六個月〉
薰躺在地上,那支黑色的角與他作伴,房間中央是大大的、殘缺的魔法陣,斷了很多支的粉筆,以及塗塗改改留下的白色粉末。
果然說要切開時間什麼的,還是不可能吧?
薰一向討厭畫陣──因為要畫出正圓實在太麻煩了──也不太會畫陣,眼下也不能請人幫忙,只能憑著感覺一頓亂做,時間沒切成,倒是不小心切出了小型傳送門,差點把自己的手給斷了。
在有奇怪的生物衝出來以前,他趕忙破壞了那個陣法。
縱然是公認魔力量很多,足以搞出連環爆破的薰(他已經搞過了),現在也累的精疲力盡,連摔東西的力氣都沒有。
他聽到了有人在敲門,是莉絲,他隨便用鰩語喊了一聲。
莉絲聽懂了,便自己開了門。
「你剛才的鰩語可真是道地。」莉絲端著點心,笑咪咪的說。
「是啊,多虧妳那時候幫我補課,我的第三語言必修拿了滿分。」
他一邊說,一邊隔空關上了門。
「我還記得,你因為叭叭叫的太過火,被圖書館員追著打,最後你自創的鰩語髒話還流行了一陣子。」
莉絲笑了出來,薰也露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個笑容。
「那是甜甜圈?」他坐了起來。
「是啊,你最喜歡的口味。」莉絲一邊尋找一張可以坐的椅子,一邊小心翼翼的繞過那不詳的角。
「你又把椅子砸光了?」莉絲看著那些椅子殘骸……不,只能說是骨灰了。
「對,還順道燒了,搞了個小爆破。」
莉絲終於知道門口那些間隔平均的、如小山一般灰燼是什麼了。
「原來門口那堆是看門狗阿,還以為是椅子骨灰呢。」
「沒辦法,我可不想忽然被人開門進來,看見我拿著冥龍角亂揮;裝瘋總比被逮到好。」
「別做得太過火了,等等上級派人來『探望』,我可幫不了你。」
薰把手套脫下來,換上了另一個手套,才開始盯著甜甜圈,試圖找出一個最漂亮的來吃。
莉絲放棄了尋找乾淨的地板,也席地而坐,與薰吃起了下午茶。
「你又在喝那個長得跟黑水一樣的東西。」
 她看見了薰放在桌上的磨豆機及黑咖啡──雖然是裝在燒杯裡的。
「怎麼?妳也想喝嗎?」
「已經喝過了,誰去暮土沒被螃蟹撞個幾次、喝個幾口水,就不算去過暮土。」
「我說的是黑咖啡。」
「黑咖啡喝起來跟黑水沒兩樣。」
莉絲滿臉嫌棄,但薰很享受咖啡的苦味,這讓他覺得自己像大人。
「妳覺得黑水喝多少會死?」
「你想餵哪個倒楣蛋喝?」
薰沒回答這個問題,他聚精會神地看著點心盒。
莉絲瞥到了一旁的書,便順手拿起來看。
「啊,這本書我給你讀過。」莉絲說。
「是喔?」
他終於找到了個順眼的甜甜圈,滿意地拿了起來。
「我還記得第一次遇到你,你正抱著書在某個石涼亭裡生悶氣呢。」
「好像是這樣。」
「那時候你還好小,就在讀著很難的書,所以我就讀給你聽了,記得嗎?」
莉絲懇切地說,盡力想讓薰回想起來。
「後來你也教了我怎麼將能量瞬間匯聚又發散,真多虧了你的幫助呢,像我學得這麼慢的人,要是沒有你要怎麼辦。」
「安啦,我認識一個比妳更慢的人……」
「誰啊?」
「……第一個讀書給我聽的人。」
莉絲的心臟被猛擊了一下,原來自己不是第一個啊。
她也注意到了薰的眼睛正在失焦,彷彿跌入了某個遙遠的過去。
莉絲把自己加滿蜂蜜的紅茶拿起,便站起了身。
「好啦,不打擾你了,加油吧。」
她走到門前,希望薰可以挽留她,但薰只是再度埋首於書中。
莉絲緩緩關上門,隨著喀咑的聲響,房內的時空轉瞬改變。
***
一直立在那裡的石頭,永夏的雲野。
「我喜歡厲害的人。」
「那我會當上大魔法師以後才回來。」
閃閃發亮的河,碧藍的眼。
趴在她膝上,她拿著書。
已經忘了內容,但聲音仍緊纏著自己,在每個晚上。
打包好的行李,薰衣草圖樣的織物。
那扇微微打開的窗。
唧唧復唧唧。
字型端正的每一封信。
無數個暗無天日的禁閣生活,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每一封信。
不敢與她相見,只能躲在樹後,窺視她的身影,偷偷放出紙鳥。
甚至為了她發明出來長途紙鳥,拿了幾個獎。
果然,偉大的發明都是為了私慾。
透過靈魂紙感知到的她的歡喜、她的憤怒、她的悲傷。
恨不得自己就在現場,明明自己都知道,但是就是什麼都做不了。
在她眼裡,那八年就是白紙,但對薰而言,那是張五顏六色的紙,有著焦灼的紅,思念的藍,以及因她的情緒而染上的星星點點。
他什麼都知道,但什麼都做不了。
他的靈魂早已伴她左右,在那八座圓形古廟間,他已經把她的靈魂給了她。
不,或許更早。
他很後悔,為什麼自己不老老實實跟粼粼見面就好?
硬要裝什麼帥,要完成自己那個愚蠢的、變成上級魔法師後才回來見她的幼稚約定。
如果他不是只在遠處偷看、不是只會偷偷送她小東西、在樹後面放出那些鳥,不是讓她就這樣白等……
薰搧了自己一巴掌,其他人說得對,他就只是個幼稚又自大的小鬼。
但不應該阿?自己的計畫從來沒有出錯過,為什麼……
究竟是什麼才讓事情變成這樣?
是那隻毀了他們畢業考查的冥龍嗎?
那隻狠狠的把他撞得稀巴爛,甚至與靈魂紙鳥喪失連結的臭蝦子?
他還記得那種感覺,他們被盯上,一夥人四散奔逃,最後被冥龍刺穿,那種四分五裂、連記憶都為之四散的感覺。
光翼噴出去的那瞬間,他的記憶甚至空白了,自己也不再是自己,只是個蒼白的蠢石頭,躺在黑水裡,連要爬起來都不知道。
靈魂果然是肉身的一部份吧,不然怎麼那麼痛?
薰猛然彈起。
他顧不得換掉沾上食物的手套,隨便拉過一個布袋,包著龍角就奪門而出。
路上的人都好擋路,升降梯慢到靠北,鑰匙怎麼都插不進鎖頭。
甚至飛的途中還撞到了牆壁。
踉蹌地進了房間,他摸索著床下的機關,取出盒子。
在拿出石頭前的那一刻,他才猛然頓住,扯掉了沾到甜甜圈的手套,輕柔的捧起那顆石頭。
那顆曾經是粼粼的石頭。
粼粼,對不起。
他握起那不祥的角,上頭的黑暗能量灼燒著他的手掌,而他極為輕柔的、努力忍住顫抖,讓那支角在那石頭上留下了一道細小的裂縫。
好痛。

光遇OC 光遇小說 光遇二創 光遇 小說家
#光遇OC  #光遇小說  #光遇二創  #光遇  #小說家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4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