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2

第二節【溫柔而強大的你】

薰粗暴搶過工作人員還給他的私人物品,包括他被捕時披著的斗篷,以及他的房間鑰匙。
現在他們兩個身上的禁令已經解開,雖然不能自由活動,但至少暫時可以回到房間睡,直到被流放的時間確定下來。
莉絲也默默地拿回自己的物品,一邊鞠躬說著謝謝。
薰大步走開,一面披上披風。
莉絲則緊隨其後。
在沉默的步行後,薰終於受不了那些蝴蝶,以及蝴蝶的主人,在一條走廊上停了下來。
「我都不知道妳呼攏人的本事跟妳走私黑貨的本事一樣好,原來歷史學家需要兼職黑市交易人員跟演說家啊,失敬失敬。」
莉絲的表情有些錯愕。
「我是想幫你!你怎麼……」對於眼前的男人,莉絲竟有些陌生。
「謝謝妳的好意,我也很感謝妳的貢獻。現在還請妳大發慈悲幫我最後一個忙,把這些蠢東西帶走,然後讓我回房間睡覺。」
「……我不認為我做錯了,你做的事很偉大,值得讓眾人知曉,再說了,那不是展示你的完美癖的場合。」
莉絲認識的薰是天鵝,他只會讓人看見他優美的滑行,不會讓人看見底下拼命撲騰的腳。
「誰他媽在說完美癖?還偉大咧?如您所說,我不過就只是在兒女情長,並沒有想造福世界的意思。」薰嘲弄的說到「現在可好,托您的福,我這個『大英雄』得無私把我前妻的遺物直接貢獻給世界。」
「你是說靈魂石吧?那又不會真的拿走很久!」
「妳那麼大愛,不然妳把妳爸的靈魂石拿出來救世界啊,順便讓研究人員把妳爸這輩子的記憶看光,這樣很爽吧?」
莉絲不曉得該接什麼,回憶與靈魂石固然重要,但那只是回憶,她已經替他爭取到足夠多的緩刑,他到底還想怎樣?
「按照原本的規定你會被打上烙印、剝奪披風,而且扔到暮土去幫忙開採石頭,這樣你還覺得讓研究人員看她的回憶是很嚴重的事嗎?我們不該更重視生者嗎?再說了,那是研究用途,又不是……」
「少把妳呼嚨審判官那套用在我身上,我他媽情願去暮土玩沙、也不想讓其他人看到她的回憶。如果您不介意的話,小的要先去休息了,晚安。」
他敬了個騎士禮,用最標準的九十度鞠躬,接著頭也不回地走回房間,獨留莉絲在走廊。
薰回到房間,大力地甩上門。
只是幾天沒回來,房間就有股霉味,他推開了小小的、稱不上是窗的通風口。
禁閣的房間很少有窗,反正位在外塔的宿舍區即使望出去也只是一堵牆,倒是內塔的星空投影總讓人讚嘆──不,那不是投影,先祖們可是直接把夜空搬來了。
在徒徒勞無功的開窗換氣後,薰仍感到窒息。
他急匆匆的摸索著床底,輕觸到某個機關,他一使勁,那個機關就彈出來。
抽屜裡有個木盒子,上頭有三條彎曲的線,那是薰刻上去的,象徵著水流。
打開盒子,屬於粼粼的靈魂石就躺在那裏,靜靜的,閃著藍色的幽光,像穿透海面的陽光,隨著大海的搖動而波光粼粼。
光子是種神奇的物種,如果是活著的時候,他們並不怕火,只有失去生命跡象、或是身體已經大量被黑暗侵蝕後,才有可能被焚燒;焚燒後也不會留下骨灰,只會留下一塊石頭,所以大家老是俗頭俗頭的戲稱光子,其實一點也沒錯。
薰坐到床上,把手套直接扔進了垃圾桶,用手輕觸那塊石頭,緩慢地握住,再把靈魂石貼在胸口。
這是他少數的慰藉了,要是書院跟議會的人真的要把這塊石頭拿走,他不介意把那些禿驢的天靈蓋扭開,送他們去跟先祖大團圓。
粼粼的身影,粼粼的記憶,粼粼的情感,會被那些科學家像看數據一樣的審視、計算,甚至可能會被嘲弄,當作飯後話題。
想到這,他渾身顫抖。
好冷,我需要溫暖。
男人挺起身子,急切的從自己的聖痕中拉出一小塊光翼,並把那炙熱的金色輕柔的放入那塊石頭的裂縫中。
薰的靈魂很快就跟粼粼的石頭起了反應,薰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起反應──這也是他還不想公開研究成果的原因之一。
藍色的投影在房間中流淌,他看著那熟悉的輪廓,但卻不見那人影的血色,空洞的像個幽靈。
儘管如此,薰仍忍不住伸手去摸,雖然什麼都感覺不到。
那記憶開始流動,做出生前做過的事,薰靜靜的看著。
大部分時候,他都不知道粼粼展示的是哪段記憶,但猜測她在做什麼也是一種樂趣,可以稍稍填補那八年的空白,滿足他的臆想。
幻影裡的女孩弓著身子,摟著一個模糊的人影。
那人影披著斗篷,上面還有薰衣草繡花的圖案。
「怎麼……怎麼是這個……」薰蒼白的笑了,很難得的,他不需要猜測也知道這個記憶的內容──因為這份記憶也在他的腦海中。
幻影沒有聲音,但看著那無聲的影像,他清晰的回憶起那溫柔的語調、粼粼特有的味道,溫暖的肌膚,時不時垂下來搔到自己的頭髮。
那時的粼粼比他高出了快兩顆頭,手腳也開始變的纖細,是青春期的少女特有的、介於成熟女人與孩童之間的輕靈模樣。
薰衣草色眼睛的男人呆坐著,看著那個熟悉的幻影,正在輕拍那男孩的背,張嘴說著些什麼,長長的睫毛半遮著那藍色的眼眸。
男人把自己的臂膀縮了起來,把自己壓成一顆球,塞進那女孩的臂彎裡,想像著自己正被抱著,儘管他的體型早已遠遠超過了幻影裡的兩個孩子,再也變不回那時候。
***
薰在書房裡撒潑,因為一向縱容他的粼粼也不願意再幫他閱讀書裡的文字了。
「我看不懂看不懂看不懂啦!」薰鬧著脾氣「反正只要懂就好啦!妳就幫我唸嘛!」
「那你以後到書院了,誰給你讀書?」
薰回答不上來,開始轉移話題。
「有什麼關係!妳看,我真的會用啊!」
薰哼哼哈哈的施了幾個小魔法,斗篷神氣的飄阿飄。
「書院的入學考又不用筆試!只要會用就好啦!」
「是啊是啊,可以熟練的用出好幾個魔法的薰竟然不識字,羞羞臉。」
粼粼毫不客氣的打擊薰幼小的心靈。
「妳不幫我讀就算了!我要逃家!」
薰從椅子上蹦起來,直接從窗口逃逸。
粼粼攔不住他,只能把原本要野餐的食物拎著就追出去,等等用他喜歡的甜甜圈把他哄開心了,再帶他回來吧。
粼粼隨著薰飛了很遠很遠,翻過了好幾個雲浪,遠到都不知道是哪裡,遠到薰都感覺不到熟人的氣息,遠到兩人都累了,才在一個有著遺跡的地方停下。
「哇喔,先祖遺跡欸!」薰大喊著,打斷了正要罵他的粼粼。
那地方有著巨大的先祖遺跡──八座墳墓圍成一個圓,每座石碑上掛著紙垂,前面擺放著很多蠟燭,明顯是有人會來祭祀。
而八座石碑之間有石門,讓人可以輕易穿過,再沿著環行走道依次點燃蠟燭。
「這些人一定很偉大吧……不然怎麼會有人幫他們建這麼宏偉的神廟。」
粼粼感嘆到。
「什麼神廟,這是墳墓吧,」薰企圖扯下那金色的紙垂,看看上面寫了什麼「我以後也會偉大到可以住在這種神廟裡。」
「在那之前你得先學會認字。」
薰不理她,一心一意要拆下那紙垂。
粼粼見阻止不了,只能嚇唬他。
「這些紙垂是符咒!萬一撕掉了,裡面先祖的鬼魂就會在晚上找你喔!」
粼粼張牙舞爪地說到,薰一臉無言。
「傻瓜才相信!」
嘴上這樣說,他還是把那些紙垂掛了回去。
一陣東張西望,他旁邊的白色通天樹接近頂端的地方,有一個樹洞。
薰先是助跑了一下,藉著雲層的反彈,輕易就到了那樹洞中。
這個洞明顯是人造的,裡面非常平滑,甚至有地磚的紋路,薰滿意的決定要把這裡當作逃家據點。
「就在這裡過夜吧!」薰美孜孜地說到,伸手拉了一把飛得不太穩地粼粼,再得意洋洋地挖起野餐籃裡的食物。
時間到了晚上,白天壯麗的雲海變的陰森森的,翻滾著驚滔駭浪。
明知只是風聲,但男孩還是聯想到了先祖的鬼魂。
他害怕的縮了起來,還有些顫抖,粼粼注意到了。
明明就是個小鬼嘛,粼粼輕笑著,還總是說要保護她呢。
她稍微清了清嗓子,聳著肩膀對男孩說話。
「唉呀,我好冷喔……」薰一臉看智障的表情,想著這人怕不是瘋了吧?這裡可是雲野欸?夏天的雲野欸?
粼粼只能繼續演,一邊浮誇的搓著自己的雙臂。。
「真的啦、真的很冷……薰,能不能抱抱我呀?我想這樣就會好點了。」
她張開雙臂,薰一臉嫌棄。
「不行嗎?」粼粼開始裝可憐「那沒辦法了,就不抱了吧……」
薰動作迅速的埋進粼粼的懷裡。
「這樣就不冷了吧!」大聲的說「先說好喔,是妳要抱的!」
粼粼為了這孩子的倔強而感到好笑,但摟著懷中發抖的孩子,她還是放柔的語氣,輕輕的哄著他。
「是啊,這樣就不冷了呢,謝謝你。」
粼粼說,懷裡的薰又抱了更緊一點,很努力很努力地不要哭。
他開始後悔逃家了,雖然背書真的很討厭,回去也一定會被打死,可是他想念自己的床鋪,也想念蘑菇湯。
「明天就回去吧?好嗎?我煮湯給你喝吧,熱呼呼的蘑菇湯喔……」
粼粼邊說,邊拍著他的背,輕輕的哄他。
幼小的薰成功忍住眼淚,沒有哭出來,只是縮著自己。
粼粼身上的味道好香,好安心。
明明是自己說要保護她的,怎麼就變成她保護自己了呢?
他想到了那天在河畔邊的粼粼,心有餘悸的摸了摸粼粼的聖痕,粼粼被這搔癢逗得嗝嗝笑。
抬頭看著粼粼,粼粼海藍的眼睛對上了他的視線。
「怎麼啦?」她笑著,髮絲隨興的飄揚。
「……我很快就會比妳高,」薰說「而且會很強壯,還會變得很厲害,會保護妳……」
「你現在就在保護我啦?」
「……會比現在更……更……」薰結結巴巴的,不知道怎麼說,只是努力收起自己的哭腔,不然這樣看起來會軟弱。
最後他放棄了,把臉埋回去。
「反正我會很厲害!我會保護妳!」
粼粼忍著笑,輕拍他的背,一邊把披風拉緊了點,好裹住男孩。
像是想到了什麼,男孩挺直身子,伸手,從聖痕中掏出了自己的靈魂,粼粼被那足以照亮黑夜的金色光芒嚇到。
接著薰將靈魂遞給了粼粼。
「我的光翼,妳要多少有多少,我絕對、絕對、絕對會保護妳,也會帶妳飛過更多雲浪……而且會睡在床鋪上,不是什麼鬼樹洞。」
粼粼愣愣的,看著那光翼穿過衣服,從聖痕中潛入自己體內。
她可以感覺到男孩炙熱的靈魂,發現他對於那抹鮮血的恐懼,以及想成為童話故事裡的英雄的那股孩子氣的野心。
雖然她也很想把光翼掏出來,好證明自己的情感,但無奈自己能力不足,只能更加用力的抱緊這脆弱的肉身,她知道,總有一天這孩子的軀殼會長大茁壯,強壯到足以裝的下那滿腔的野心。
「我知道的,你會保護我的,薰最棒了」粼粼輕輕的說,搖晃著身體,哄著臂彎裡的孩子「我們的薰啊,既溫柔又強大。我知道,你一定會成為很棒的大人的……到時候就換你保護我吧……」
「騙人……妳騙人……」
薰喃喃的說,被自己的聲音驚醒。
房間空蕩蕩的,什麼都沒有。
但藍色的幻影已經消失,手中的握著的,是冷硬的石頭。
距離事發還有二十九天。
紅色藍色紫色 RBP 光遇OC 光遇同人小說 光遇小說
#紅色藍色紫色  #RBP  #光遇OC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光遇小說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1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紅色、藍色、紫色》3.3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