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克拉可》2.3.1

第三節【吻】(上)
莫納幾乎沒睡,只在中途小小的睡著了一下,很快便又起來。
看了看錶,確定時間差不多後,他起身叫克拉可起床。
克拉可渾身痠痛的起來,嘴巴閒不下來的抱怨東、抱怨西。
莫納看著他滿是沙子的頭髮,便拿出梳子幫他梳理,又重新編成了一支清爽的龍骨辮,而克拉可則一臉沒睡醒的啃著肉乾。
接著又是乏味的徒步旅行,不過他們的旅行注定不平靜。
事情發生在十個小時後,時間接近傍晚,兩人抵達了一個……克拉可分辨不出來跟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的地方。
那是一處山壁前。
魔法師嘴裡念念有詞,數著地上火灶的數量。。
他們在某個火灶面前停了下來。
魔法師伸手,扒開沙堆,裡面有一顆石頭。
「又是石頭,你們魔法師怎麼那麼愛石頭。」克拉可碎嘴。
「你也是石頭。」魔法師淡淡地說,克拉可的表情像是參破了什麼是世間真理。
待他想細問,魔法師把手放到聖痕上,克拉可算是看出來了,魔法師所謂的魔法都是在消耗自己的靈魂,而把手放在聖痕上就是預備動作。
魔法師拉出一絲金色,將金色的絲導入石頭中。
他的手很細,從肩膀開始,不是女性的那種圓潤,是像絲綢覆蓋在骨架,仍可以看見稜角,但又像精緻的工藝品,手上也有著明顯的陰影處,那是男性的手,而他引導魔法的動作輕柔的彷彿指尖上站了蝴蝶,生怕那蝶受驚飛走。
魔法一進入石頭,石頭就開始劇烈搖晃,裡面有能量正在迸發。
「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這樣是正常的嗎?!」他的驚恐寫滿了紫羅蘭色的眼睛。
「正常。」
一個煙花從石頭中迸發,在天空炸開,爆炸的聲響更顯出墓土的死寂。
莫納解釋道,這是他跟那個接頭人約好的信號。
很快,克拉可就聽到了遠處傳來的騷動聲。
魔法師望向遠方,說道:「來了。」
克拉可瞇著眼睛,想看看魔法師看到了什麼。
遠方一群光子飛了過來,正確來說,是一個光子牽著好幾個沒有斗篷的人飛了過來。
眾所周知,光子本身可以漂浮、碰到雲朵可以浮起,特殊工法製作的斗篷則是光子的飛行道具。
而一次牽著好幾個人一起飛一點也不奇怪,奇怪的是那些被牽的人沒有斗篷,而通常出現在暮土中還不穿斗篷的……要不是瘋子,要不就是被剝奪了斗篷接著被流放了的罪犯。
「欸,他們沒有斗篷欸……」克拉可有些懷疑的說「在暮土不穿斗篷,是不是找死阿?」
「……」莫納的眉頭稍稍簇起「他們應該不是接頭人。」
他冷靜的下了判斷:「你看他們的額頭。」
那群正在朝他們飛來的人已經離他們不到十公尺,臉上的紅色圖樣清晰可見。
「所以我們現在是不是要逃跑?」
「對。」魔法師冷靜的就像在討論晚餐要吃什麼一樣。
兩人迅速的轉身揮動斗篷,但已經來不及了,他們才揮不到兩下斗篷,就被團團圍住。
其中一個在隊伍末端的光子敏捷的脫離隊伍,降落在他們眼前,兩人原想直接飛過他,但那人拿出了一端綁著石頭的繩子,右手旋轉著有石頭的那端,接著就拋了出去。
不知多久,克拉可在陌生的地方醒來,那是一個簡陋的山洞。
他記得那時,地面上的人朝他們扔了綁石的繩索,並沒有砸重他,但是他一時驚慌,直接撞上了旁篇的山壁。
就這麼個空檔,他被另一個繩索套到了腳踝,拉到了地面。
之後發生的事他就不記得了。
克拉可眨了眨眼,緩緩坐了起來,他覺得很虛弱,因為他正被泡在受汙染的水裡消耗著生命,身旁只有一根小蠟燭,顯然那些人還沒打算讓他死。
莫納就躺在不遠處,渾身被綁得死死的,也是躺在黑水裡,身旁的蠟燭已經快要熄滅了。
克拉可頓時有些恐慌,他的雙手被綁在後面,雙腳也被綁死,便側過身,用嘴咬住自己旁邊的蠟燭。
滾燙的蠟油滴到他臉上,但他並不覺得痛,畢竟光子本來就耐熱。
咬住蠟燭後,他用極其詭異的姿勢蠕動著,蹭到莫納身旁,這時他才想到,他要怎麼把蠟燭放下?
又是一陣蠕動,在吃了滿臉沙以後,他終於成功把蠟燭插在一旁的沙子裡。
魔法師一動也不動,他張口喊他。
「喂,莫納!」
他用頭撞他,但對方還是沒反應。
他張口,對著莫納的手臂就是一口,莫納才稍微有了反應,他大喜過望,立刻又補了一口。
「……你是狗嗎?」莫納醒了,渾身發冷。
他俐落的坐了起來,看著又是沙又是泥的克拉可一臉困惑。
他是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的?
看了看一旁的蠟燭,還有凝固在克拉可臉上的蠟,他好像明白了。
「你為什麼可以立刻坐起來?我掙扎了好久欸!」克拉可抗議,剛才那番掙扎已經搞的他肌肉痠痛,尤其是腹部。
「……你應該多運動。」莫納簡單的說。
克拉可的臉本應是健康的棕色,現在卻有些死白,這讓莫納有些擔心,這樣下去可不妙。
他告訴克拉可那時發生了什麼。
那時,在克拉可被繩索套住後,他立刻回身想要救克拉可,但對方直接敲昏了克拉可做人質,他也只能乖乖降落。
對方也簡單粗暴用石頭重擊了他的頭。
莫納忍著劇痛咬住下唇,維持自己的意識,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。
他們隨機搶劫了一個路人,那個路人正好就是他們的接頭人,接著他們知道了接頭人有一場交易,便逼問出交易地點,並守在附近等他們發出信號。
那個接頭人現在估計在另一個牢房裡吧。
而在被丟進這個山洞以後,莫納才終於暈了過去。
「……你幹嘛不直接逃跑求援?」克拉可問。
「沒想到。」
「……」
「你還有力氣變成女生嗎?」莫納問到「這樣比較好解開繩子。」
「我試試……」克拉可閉上眼睛,企圖凝聚自己的力量。
在掙扎了五分鐘後,克拉可老實的放棄。
「抱歉,我太累了,做不到。」
莫納把身體移動到克拉可身邊,用身體貼著他。
「你幹嘛?」克拉可一陣彆扭。
「以免你失溫更快。」
克拉可老實地不動了,就這樣側身躺著,頭輕輕的貼在魔法師的胸膛上。
原來這樣聽著別人的心跳是這麼安心,以前怎麼都沒注意到?
在克拉可內心回想著溫暖的床鋪時,莫納的腦內完全是另一個世界。
這樣貼著,至少他們的靈魂不會虛弱得太快,光子可以很久不吃東西,但是一旦接觸到汙染物,靈魂就會被慢慢侵蝕,最後就會死亡。
可以說,光子就是靈魂與火光所組成的神秘物種。
但這樣也不是長久之計,得快點掙脫繩子。
莫納努力的轉動手腕。
蠟燭終於完全熄滅,似乎完全沒有人要來看看他們的意思。
「或許他們就是想這樣弄死我們,直接殺人什麼的太難了。」克拉可說,莫納能感覺到身旁光子的靈魂正在變弱,只能更加努力的轉動自己的手腕,企圖弄鬆繩索,好消息是,他的手腕已經磨破了皮,血液讓繩子變的濕滑,再一下他就可以脫困了。
但克拉可顯然撐不下去了。
「克拉可、克拉可……」莫納輕聲叫喚,克拉可只是微微抬頭,但很快又閉上了眼睛。
莫納用額頭抵著他的額頭,再次叫喚,但這是克拉可沒睜開眼。
魔法師焦躁了起來,他再也顧不上那麼多,低頭吻了克拉可。
光遇OC 克拉可 林霖的三流小說 光遇同人小說 光遇小說
#光遇OC  #克拉可  #林霖的三流小說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光遇小說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克拉可》2.2.2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克拉可》2.3.2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