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薰與粼》第五話

【結婚】
這天,家裡來了個奇怪的男人,他有著銀白色的頭髮,薰衣草色的眼睛,他要我叫師父師母出來。
「請問你是……?」
「我是薰,妳就是小可吧?我在粼的信裡見她談起過妳。」
「是的!我叫小可!今年十歲!」我朝氣蓬勃的跟他打招呼,因為他是我最喜歡的粼姐姐的朋友。
我把在二樓睡午覺的師父師母叫醒,說有一個叫薰的人找他們。
他們看到薰時激動的眼淚都流了出來,亞力克哥哥也與薰來了大大的擁抱,只有我,默默地跑回樓上,回到粼姐姐的房間。
姐姐的房間跟七年前已經不太一樣了,因為嫂嫂總把雜物往她房間堆。
但姐姐的東西都被我整理好,整齊地堆放,師母偶爾會過來翻翻她的書籍什麼的,跟我一起想念粼姐姐。
但我從來都沒拿出過那封信,那封被我藏起來的信。
姐姐走的那天,月亮像是下垂的嘴角,窗外的蟬鳴也很吵。
那天,在姐姐吻我的額頭的時候,其實我是醒著的。
下午我也有聽到姐姐與亞力克哥哥的談話,我知道,姐姐是要去找那個叫薰的人,那個送給姐姐魔法鳥的人,姐姐每天都會看著那支魔法鳥發呆,如果傷心了,那支魔法鳥就會跳到姐姐的肩頭上逗姐姐開心。
每次我想去找那支魔法鳥玩,它總是不理我,我想,它肯定是只喜歡姐姐。
那晚,在確定姐姐一定離開了以後,我才敢起身。
書桌上的信只有幾行字,上面寫著:我回來以後就會跟亞力克結婚,謝謝師父師母的照顧。
我想,姐姐打從一開始就沒想要回來吧。她肯定也不想跟亞力克哥哥結婚,畢竟她看著那帶著某人氣息的魔法鳥的時候笑的那麼開心,她從來沒有對我、或是對亞力克哥哥露出那種笑容。
所以我把那張紙藏起來了,因為我知道,姐姐根本沒想過要回來,也沒想過要結婚,我不想讓可憐的哥哥帶著期待。
也不想讓姐姐說謊。
今天早上出現在門口的,叫做薰的男人,有著跟那只魔法鳥一樣的氣息,想必他就是魔法鳥的主人,也是姐姐要找的對象吧。
從他口中,我們才知道原來姐姐真的去了暮土,但其實薰的小隊平安無事。那時有一隻冥龍襲擊了他們,但是他們被一群暮土的原住民所救,在過了半年後才又與大書院取得聯繫。
七年前,當得知粼姐姐的失蹤原因可能是想去找他以後,薰哥哥毅然拒絕回到上層世界,再度返回下層世界──暮土,尋找粼姐姐。
但是他只找到了骨灰。
粼姐姐在離暮土傳送門大約三天路程的地方就死了,遺體跟遺物被附近的居民發現,並把能用的物資拿到村內分發掉,遺體則是火化之後放在小盒子裡,並標註了拾獲的日期、特徵等等。
因為暮土的資源貧乏,所以當地居民有拾荒的習慣,除了沒有用的物件他們會保留下來,當作緬懷死者,也方便日後有家屬來尋人的話可以當作線索。
而粼姐姐保留的信件就這樣被留了下來,跟那盒骨灰放在一起,這還是薰哥哥在一趟又一趟的尋找後偶然發現的。
那時他要回來補給裝備再次出發,從墓土傳送門出來後往西走,偶然走到了那個村落,發現了他自己寫給粼姐姐的信,還有粼姐姐的日誌,雖然只有短短幾頁,因為粼姐姐在抵達墓土後,先是經驗不足偏離了往方舟方向的路徑,走了足足一個月後不知為何就過世了,死在僅僅離墓土傳送點只有三天路程的地方。
而日誌停在了她抵達墓土後的某一天,所以沒人知道她怎麼死的,薰哥哥或許知道,但沒人逼他說。
薰哥哥堅持要舉行婚禮,一開始亞力克哥哥不同意,但還是妥協了,因為亞力克哥哥早就結婚了,也沒什麼立場說話。
師父也是反對的,他覺得死掉的光子無法為自己辯護,或許粼姐姐是想嫁給亞力克哥哥,薰哥哥不能就這樣自作主張。
「如果粼姐姐想嫁給亞力克哥哥,那她為什麼要去找薰哥哥?」
我忍不住插嘴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我身上。
我無比慶幸我幫粼姐姐把那封信藏起來了。
但也有些愧疚,如果我沒有藏起來,或許亞力克哥哥就不會恨透薰姐姐了……
三天後。
薰哥哥在一條小溪邊為自己戴上了戒指,還請師父師母、村長、跟魔法師致詞,另一個戒指他則默默的放進了胸前的口袋裡。
他在那條波光粼粼的溪邊跪下,對著一塊大石頭說道:「我願意。」
據說那塊石頭,就是粼姐姐天降下來時撞到的石頭。
光遇小說 光遇OC 光遇同人小說 薰與粼 光遇
下周將會開始新連載~
#光遇小說  #光遇OC  #光遇同人小說  #薰與粼  #光遇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薰與粼》第四話
  • 下一篇
  • 新篇章《克拉可》發佈通知!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