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

分享

《薰與粼》第二話

第二話【連動的靈魂】

那個下午我到現在都還記得,記得那顆混了色的水珠,記得薰那焦急的眼神,還有回家以後被師父打屁股打了個爽。
在那之後的日子依然如常,除了薰變得比較溫柔了,開始會抓一些奇怪的小蟲子給我看、誘拐雲野的光鰩到我家玩、用新學會的魔法點亮我的髮尾逗我笑。
這樣愜意的日子不到兩年,莫約薰九歲的時候,就結束了,因為薰的魔法師師父帶著薰去了禁閣學習魔法,一去就沒回來,寄去的信也沒什麼回音。至今,我也二十三歲了,也就是說,自從薰去了禁閣之後,已經過了將近十年。
聽說薰的才能很高、成績也很好,村口的魔法師每個幾個月都會收到學院寄來的成績單,聽說是薰要求要寄回村子的,而那時候我也會收到薰寄來的簡短信件,以及一些書籍、小禮物等等。
但直到現在,將近十年,我們都未曾見過面。
現在的我也穿上了花俏的披風,我在二十歲時通過了靈魂測試,光榮地成為了全村最老的「畢業生」,看著跟自己站在一起的小光子們,不禁有點慚愧。
但是薰,我畢業了阿。
我畢業的那年,薰還是無法回來,但是我收到了一只信紙鳥,一隻白色的、帶有薰的魔法的信紙鳥,那隻漂亮的紙鳥飛到我房間的窗口停著,不停地啾啾叫,還閃著光。我把那隻紙鳥攤開,信紙的右下角有魔法書院的戳章,代表內容已被書院人員審查過──所有進出禁閣的信件都需要被審查,私人用途也不例外──上面是薰簡短的祝賀,在我讀完了以後,我便把那張紙折回鳥的形狀,讓它在房間自由的飛。
那只鳥彷彿真的有生命,總是乖巧地待在我的床舖上。生怕自己把它壓扁,我便用竹子給它做了個鳥籠,它便待在鳥籠裡不出來了,總是在裡面跳。
信紙鳥是魔法師會用的傳信方式,但不會用於正式用途,較常用在私人傳信;而被施予魔法的信紙也會在一定時間後失去效用,變回一張普通的紙。
但令我驚訝的是,這張紙就維持著鳥的型態維持了三年。
「粼粼!」一聲呼喚驚醒了我,我正看著那信紙鳥發呆,一邊想著薰現在長什麼樣子。
叫我的人是師父的兒子,亞力克,就是小時候總跟我拌嘴的那個討厭鬼,他比我大了十歲,現在也三十好幾了,以光子兩百歲的壽命來說,依然很年輕,但喜歡碎碎念的習慣跟老頭子一樣。
「來了!」
我從窗台一躍而下,輕巧的降落在草地上。
「女孩子怎麼可以這樣跳!」
「要不然我變成男生給你看阿。」
他立刻就閉嘴了,我詢問他為什麼要叫我。
「原本今天要來取披風的客人沒辦法來了,妳幫我送去吧。」
「為什麼?讓他明天來拿不就好了?」
「客人說急著要,他明天要去動身霞谷,下周有競技大會,他為了那個比賽專門訂製的。」
「好啦……給我他的住址吧。」
「順便帶小可去吧。」
小可是三年前來的天降光子,目前由師父收養,大部分時間是女性。
亞力克已經頗有斗篷匠的風範了,師父正逐漸放手,好讓亞力克繼承自己的衣缽。
全村的人都說,我們一定會結婚,亞力克好像也有那個意思,其實我也不討厭這種想法,我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他十歲,他看著我長大,雖然偶有拌嘴,但我們其實處的挺不錯;自從小可──一個新的光子,現在也住在我們家,大部分時候是女性──天降以後,師父師母似乎也希望我們在一起。
或許我們真的會結婚吧,我也不反對,畢竟亞力克不是什麼壞人,但……怎麼說呢?感覺並不像那種,戀愛的感覺?只是覺得該跟著命運走,或許我們真會走到一起吧。結婚的時候就讓薰來當證詞的人好了,他的表情一定很好玩,想到這我就竊笑,被小可投以了奇怪的目光。
從我們居住的村莊到雲野另一頭的村莊有段距離,等我回家後已日落西山。我推開房門,倒在了床上。
好累阿……
房裡一片寂靜。
我翻身,也只有床鋪的聲音。
我坐起來,環顧四周,好像有點太安靜了。
接著我看向了那只鳥籠,原本應該在裡面撲騰、活蹦亂跳的紙鳥靜靜的躺在籠底。
明知道它總有一天會因失去魔法而變回普通的紙,但看到它真的不動了我卻有點失落。
我打開鳥籠,輕輕捧出那隻紙鳥。
它還是一動也不動。
三年間,我已經習慣了它的撲騰,現在這樣竟有些不習慣。
我好希望這支鳥再動起來。
雖然天色挺晚了,但一時間沒有這支信紙鳥的撲騰聲,我肯定會睡不著。想著想著,便決定去找村口的魔法師幫忙。
挺著疲累的身子,我又從窗子一躍而出,不忘帶上我的大火把以及照明燈籠,並換上了較為溫暖的斗篷。
魔法師的房子長得像蘑菇,從煙囪冒出來的雲也像蘑菇,房子四周也都是磨菇。
我走到門前,門像歡迎我似的自己打開。
果然是魔法師的屋子阿……
村口的魔法師今天是婆婆的樣子,這個魔法師已經有一百八十多歲了,光子中的光瑞,總是說著自己快要回到先祖的懷抱了,但大家都覺得她少說可以再戰五十年,畢竟她還可以生氣蓬勃的拿著拐杖趕走那些要偷她南瓜的小孩子。
「婆婆…」我呼喚在水晶球前打瞌睡的婆婆,她手邊的茶看起來快倒了。
「……啊!」婆婆驚醒,扶了扶歪掉的眼鏡。
「粼粼,是妳啊,嚇死老夫了,需要些什麼嗎?小可又亂吃路邊的草了嗎?」
「不是的,婆婆,我是想請妳幫一支信紙鳥補充魔法,我希望它再動久一點。」
婆婆接過我小心翼翼從圍裙中拿出來的信差紙鳥,左右端詳了一下,露出了驚訝的神色。
「唉呀!這可不是普通的信紙鳥,這可是靈魂紙做的信紙鳥啊!」
「靈魂紙?」這聽起來很高級的紙讓我有點不安。
「顧名思義,就是用靈魂凝聚出來的紙,這是薰的紙吧……不過怎麼不動了呢?」
「不動是代表上面的法力不足了吧,所以想請婆婆幫我補充點魔力,我喜歡它跳動的樣子……」
「不不不、小光子…」婆婆搖著手指,一反常態的坐正,緩緩說道:「如果是一般的送信紙、上面施加點趣味魔法的話,那麼確實會隨著魔力的流失而逐漸變回普通的紙。但這可是靈魂紙,靈魂紙是與靈魂的主人連動的,這是一種很高級的技術……也就是說,如果靈魂紙不動了……」
夕陽已完全落下,但今夜沒有月亮,也沒有星辰,明明該叫的蟬也不叫了。
「代表什麼?」
「……」
「代表什麼?婆婆?薰怎麼了?」
「咳咳……我也不敢說一定是最壞打算,可能是這張靈魂紙的主人最近生病了,所以力量不足以維持這張紙的連動,搞不好過兩天就…」
我很沒禮貌地打斷了婆婆。
「薰死了嗎?」
「什、什麼死不死的!搞不好只是生病嘛!我幫妳寫信去禁閣問問,妳先不要下這種……」
「可是靈魂紙不動了啊!」
「那也……唉呀!別哭啊!」婆婆轉身找手帕給我擦,一轉身的功夫打翻了桌邊的茶。
在她驚呼連連的同時,我從婆婆手上搶下那張紙,飛奔出門。
薰與粼 光遇OC 光遇 同人小說 林霖的三流小說
#薰與粼  #光遇OC  #光遇  #同人小說  #林霖的三流小說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讀、什麼都寫、我的三流人生/林霖的三流小說同名部落格網址/https://linlinfortyhours.wixsite.com/my-site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薰與粼》第一話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薰與粼》第三話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